<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

        蕪湖解放的那些日子

        2022-07-24 21:12秦建平
        黨史縱覽 2022年7期
        關鍵詞:蕪湖

        秦建平

        蕪湖解放前夜

        對于安徽省蕪湖市而言,1948年的冬天似乎來得更早些。

        據《中央日報》介紹,1948年11月1日南京天氣預報為:晴,晨有輕霧,風向東,風力微和。氣溫在7℃到17℃之間,正是秋高氣爽的好時節。然而,與南京近在咫尺的蕪湖卻早早出現了“冬天”的跡象。

        在上海出版的《大公報》以《蕪湖“冬眠”了》為題,報道了蕪湖11月2日街頭的狀況,稱:“二日晨,全市(各商家)像新年一樣的家家關門閉戶,只有路邊擺的小攤子上有用前兩天黑市價賣卷煙和線襪,一家五金店的店門上‘憲政開端日,春風及第時’的春聯,還在那里傲視往來的人們。江南十月小陽春,天氣雖然暖和,可是,蕪湖街頭卻成了‘冬眠’狀態?!?/p>

        蕪湖出現“冬眠”狀態源于國民黨政府頒布的《改善經濟管制措施補充辦法》。11月3日的《大公報》以《蕪湖配米漲近一倍》為題,報道了蕪湖市場狀況:“經濟補充辦法將限價堤防掘開了,配售米首先改為卅元一石,較限價前漲了將近一倍,且由四升限為兩升。市場晨九時起漸漸打烊,不論已準的紗、布、五金、顏料等業要休息兩天,連書店和日用品都關門,一片新年景象?!毕迌r開放未及半月,蕪湖的物價多漲了一二十倍之多,食米一項更為嚴重,市價一度漲到300多元一石,糧食供應成了大問題。

        淮海戰役后,長江以北人員紛紛南渡,國民政府社會部在上海、浦口、鎮江、蕪湖、杭州、南昌、武漢和長沙等8地設立了難民疏導總站。當時,蕪湖疏導總站的供應標準為每人每日發給食米一斤,兒童減半。難民的驟然而至更加劇了蕪湖本地糧食供應的困難。

        蕪湖靠近南京,地處京畿輔地,戰略位置十分重要。由于國民黨軍隊在江北節節敗退,根據蔣介石的命令,首都衛戍總司令孫連仲奉令宣布從1948年11月10日夜12時起對南京實行臨時戒嚴。而蕪湖緊隨其后,首都衛戍司令部蕪湖指揮所根據國防部的命令,成立了戒嚴司令部,自11月12日夜12時起實行臨時戒嚴。戒嚴期間,不準攜帶武器及危險用品,車輛、船舶、行人限時通行,公共娛樂場所夜間停止營業,而商店在營業時間則不得隨意關門。隨著北方戰事的進展變化,戒嚴也隨之升級。國民政府行政院于12月4日晨由副院長張歷生主持召開第十六次臨時會議,決定蕪湖實施臨時戒嚴。12月10日,蔣介石宣布全國除新疆、臺灣外實行戒嚴。12月17日,由國民政府立法院副院長陳立夫主持召開立法院第二會期第二十九次會議,追認通過蕪湖臨時戒嚴案。國民黨海軍總部隨之發布命令,要求從12月22日起,凡航行于長江之木筏民船,應于晚間??磕习?。天黑之后,如仍有在江面駛行不聽指揮者,海軍江防戰艦將一律予以擊沉。

        與此同時,國民政府先后調集重兵,加強蕪湖沿江防務。一時間,蕪湖兵馬云集,部隊番號就有二十軍、四十一軍、五十五軍、七十軍、九十九軍、一〇六軍、海軍陸戰隊,還有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部、第七綏靖區、皖中師管區、聯勤總部、補訓總隊等軍事單位。國民黨海軍司令桂永清乘坐“靈甫號”旗艦沿江上駛,視察大江南北船艦及防務情況,于12月25日來到蕪湖。之后,海軍加強了蕪湖江防,將蕪湖指揮所改為江防慶蕪指揮所,由駐扎在蕪湖的“營口”艦艦長邱仲明兼任指揮官。

        進入1949年,蕪湖商民生活愈加艱難,而稅收卻是一漲再漲。1948年上半年稅收按1947年全年所得稅之6倍收取,而1948年下半年所得稅則要依照1948年上半年的40倍收取。當時的報紙還專門舉例,如某商號于1947年度繳納所得稅為法幣1億元,1948年上半年應繳所得稅法幣6億元,而下半年則為法幣240億元。冬季住商營業稅按照15倍征收。參照物價上漲15倍的標準,房租統一增加7倍。更有甚者,1949年2月份,剛剛比照原租金上調30倍征收,3月份又要比2月份原額25倍征收。4月份調整房地租金的通知也已經發出。

        工廠生產也是困難重重。裕中紗廠因棉源告乏,自1948年7月31日至9月7日曾一度全面停工。9月8日以后,由于交通不暢,棉源困難,只開日工,夜班停工,中間日班亦常因棉源困難而暫停。雖經多方籌措,棉源問題得到初步解決,可電力缺供,開工4天,又告停機。盡管如此,該廠所負擔的各種開支雜捐包括城防費、勞軍款、攤派款項卻一分不能少。加在蕪湖商民頭上的負擔也一樣沉重,關于催繳各項攤派的通知、公函、代電如雪片般飛來,引起了人們的極大憤慨。一些商家拒繳攤派款項,硬頂者拒不繳納,軟抗者則是尋找各種借口拒繳。

        此外,由于大量軍隊駐扎蕪湖,占據了大量工廠、民房,直接影響了企業生產、居民生活。眾商民紛紛抗議,要求軍隊盡早離開,遷讓廠址。

        蕪湖解放和蕪湖軍管會成立

        蕪湖人民的苦難日子終于在1949年4月下旬熬到了頭。中國共產黨以總攻命令回應了國民黨政府拒絕在和平條約上簽字的行徑。國民黨中央社哀鳴:在江北共軍炮火射程之內之首都,料將于極短時間內,喪失其為政府發號司令臺之地位。國民黨中央社南京22日電承認:南京西南安徽省蕪湖附近,已有兵力約三千人之共軍,自江北強渡南岸,建立灘頭陣地。另駐防蕪湖以西銅陵、繁昌某軍,竟告叛變,軍長率特務營逃出,以上兩縣遂遭叛軍占據,此種軍事情勢之突變,使湯恩伯將軍所部,須于扼江固守之外,另建立一面向西南之防線。湯本人刻馳赴蕪湖指揮戰事,軍事觀察家咸認為,未來長江攻防戰之結果,將視國軍是否能奪回共軍在南岸之立足點,或至少遏止其擴張而定。

        湯恩伯抵達蕪湖前線,也挽救不了蔣家王朝必然滅亡的結局。新華社長江前線22日22時報道稱:湯恩伯21日到蕪湖督戰,不起絲毫作用。湯恩伯認為南京江陰防線是很鞏固的,弱點只存在于南京九江一線。不料正是湯恩伯到蕪湖的那一天,東面防線又被中國人民解放軍突破了。

        中國人民解放軍渡江之后,迅速席卷江南,蕪湖守敵于4月23日晚逃竄,原國民政府機關大部隨之撤走,解放軍遂于24日入城。率先進入蕪湖的是第三野戰軍第九兵團三十軍。據事后報告稱:“蕪湖市敵人是廿三日晚上十二點鐘撤走,我先頭部隊一個團于下午四點鐘入城,后續部隊陸續到達。蕪市由卅軍八十八師駐防,軍部駐在蕪湖,軍長謝振華、政治部主任劉中華,八十八師師長吳大林,均在蕪湖?!边M入蕪湖的解放軍并沒有立即開展接收工作。城市秩序主要由國民政府舊職人員等代為管理。

        4月26日,三野南下先遣隊副政委李步新奉華東局命令,率領南下工作隊從合肥來到蕪湖開展接收工作。他帶來了華東局關于蕪湖解放后開展接管和軍管工作的指示,在與謝振華等人交流了情況之后,根據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軍區司令部、政治部電令,“蕪湖行將解放,為保障全體人民生命財產,維護社會安寧,確立革命秩序,著令在蕪湖市區內實行軍事管制,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前線司令部指揮之下的蕪湖軍事管制委員會,為該市軍管期間的最高權力機關,統一全市軍事、民政等管理事宜,并任命謝振華為該會主任,李步新、劉中華為該會副主任?!?月27日,蕪湖市軍管會成立,軍管會先駐范羅山,后移居二街。同時,組建華東軍區蕪(湖)當(涂)警備司令部。

        根據《華東局關于接管江南城市的指示》,軍管會的任務為:鎮壓反革命分子活動,肅清反動武裝的殘余勢力,恢復并建立革命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及一切政黨的權利,建立革命政權,保證城市政策的正確執行與有秩序地進行各種接管工作;協助工人、職員、青年學生及其他勞動者組織起來,作為城市革命政權可靠的群眾基礎。

        此后,三十軍奉命調離蕪湖,前往太湖以西追擊殘敵。第二野戰軍三兵團十軍于4月28日到達蕪湖,接替三十軍接管蕪湖,十軍軍長杜義德成為第二任蕪湖軍管會主任。

        最初的接收工作從4月28日開始,軍管會決定首先集中干部,了解情況,搜集材料。在此基礎上,南下先遣隊干部九隊編印了《蕪湖概況初步調查》,這對于開展接收工作,方便干部戰士了解蕪湖基本情況起到了重要作用。

        收繳武器是當務之急。軍管會要求凡存有槍械彈藥和國民黨軍物資,必須立即交出。所有自動上繳或能舉報屬實者,予以獎勵;逾期不交或掩藏、轉移、盜賣、破壞者,一經查出,嚴懲不貸。等待接收的蕪湖縣政府也要求各機關人員將所有自衛及私人槍支立即送繳,不得隱瞞。

        同時,軍管會還通告要求解散一切反動黨團組織,包括國民黨、三青團、青年黨、民社黨蕪湖組織,國民黨通訊局(原中統)、原國防部保密局(原軍統)、原國防部二廳及其所屬的一切組織以及國民黨各級政府、民意機關、社會團體(如參議院、工會、婦女會等),要求所有上述組織及人員應向軍管會報請登記,其所保管的公產、檔案、武器等,必須向軍管會詳細報告。在正式接收前,應妥為保管,不得匿藏、轉移或破壞。

        隨著接收工作的深入展開,原國民黨政權所屬組織、公營機構如陶辛鄉公所、民眾教育館、市政工程局、國稅稽征局、總工會、自來水公司、中央衛生部第二醫療防疫大隊蕪湖藥庫、機械農墾管理處安徽分處等單位都主動造好清冊,等待接收。

        然而,由于缺少接收工作經驗尤其是沒有明確接收范圍和分工,再加上三十軍與十軍交接時比較匆忙,出現了一些紊亂現象。針對這一情況,軍管會立即召開緊急會議,決定成立接收物資清理委員會,全面清理接收物資并對今后開展的接收工作作出部署。

        與接收工作同步,軍管會在努力恢復社會秩序、扶助生產、安定民生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軍管會正常工作以后,著手整治市場經濟秩序。首先,明令禁用金圓券而代之以人民幣。規定中國人民銀行所發行的人民幣為全市統一流通的合法貨幣,所有完稅納稅以及一切公司款項均以人民幣作價計算。并宣布自1949年5月1日起,金圓券為非法貨幣,考慮到人民實際情況,采取兩項政策:一是兌換,每5000元金圓券折合換算人民幣1元(舊幣);二是以5月1日到8日為緩沖期,8日以后,金圓券一律作廢。

        其次,向有關企業派出軍事代表,穩定人心,迅速恢復生產,并負責保護一切資財、機器、圖書、儀器、賬冊、檔案、物件用具等。軍事代表的任務是:一、保證上級命令的實行;二、保證生產進行和恢復;三、防止破壞或怠工,清查反動分子;四、防止偷盜、貪污及浪費;五、對職工解釋政策、教育與宣傳,從職工中挑選干部;六、協助職工組織工會及消費合作社;七、了解企業中情況,學習管理生產。同時賦予軍事代表的職權有:一、有權監督企業中的一切活動;二、了解企業中的一切情形,挑選適當的人員向自己做報告,并在一切命令和指示上簽字;三、生產進行中,如有不好情形發生或發生破壞怠工等,應即查明實情,追究責任,將進行破壞或怠工有據的分子送交人民法庭;四、企業中的共產黨支部及黨員應受軍事代表之領導,協助軍事代表完成上述各項任務。職權還規定,軍事代表不直接主管生產,只監督原來的人員去管理生產,保證生產照常進行。

        最后,明確對公營企業和原政權機關人員接收期間的生活待遇:凡公營企業已經為我所接收者(如電話局、報社等),其員工待遇自接收之日起,按原職原薪發給;凡原國民黨政權機關及其他待接收部門之人員,其生活問題則根據本人或機關請求造具名冊,報經審核批準,每人每天(直系親屬在內)發給大米1斤半、菜金人民幣10元(舊幣),其親屬中8歲以下兒童糧食、菜金均按成人半數供給,以保證日常生活所需。至于個別留用即正式參加革命工作者,其待遇與我工作人員相同。

        蕪湖市委、市人民政府成立

        中國人民解放軍剛進城時,出現了一些違反紀律的散漫現象,引起了蕪湖軍管會和蕪(湖)當(涂)警備司令部的注意。他們從維護交通秩序著手,首先將原來用于代步、通信、聯絡的牲口送往城外,有些直接轉為民用。為維護城市秩序,嚴格部隊管理,警備司令部發布命令:除指定專門部隊及機關維持城防紀律外,所有部隊一律不準停駐市區。臨時過路之部隊,必須先派人到警備司令部聯絡,在市區線以外指定地區駐扎。凡市區街道不準停駐騾馬大車,不準騎馬。凡因公入城之我軍人員,應佩戴軍人外出證或采買證。遠來采買者,應攜帶軍以上機關之通行證或公函。所有因公入城人員,必須服裝整齊,整理風紀,端正軍人姿態,必須遵守我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警備司令部為此還專門組織了糾察隊,實施糾察。

        蕪湖是經濟繁榮之地,承擔著支援前線的重要經濟任務。因此,軍管會發布了關于開展正常稅收業務的通告,說明前后征稅意義大不一樣,蕪湖解放前,“人民納稅,非飽貪污者私囊,即被作為反人民之用”,因此,亟需廢除反革命的“戡亂”稅捐。而當今稅收“一錢一物均用之于人民解放事業,有利于永久的民主和平建設”,因此,在統一法令尚未頒布之前,為適應需要、因地制宜起見,特先就直接稅之營利事業所得稅、行商所得稅、印花稅、貨物稅、營業稅、屠宰稅、房捐、筵席稅、娛樂稅、牌照稅、土地稅與鹽稅等,暫行按照舊例征收,“尚望明此大義,踴躍遵章報繳”。

        隨后成立的蕪湖市稅務局制定了鹽稅征收辦法,核定食鹽稅率為每擔(即100市斤)征收人民幣700元(舊幣),自1949年5月9日起實行。人民政權的號召得到了蕪湖人民的擁護,5月份征稅就達人民幣1800余萬元(舊幣)。

        由于蕪湖市軍管會卓越有效的工作,蕪湖市面穩定,迅速恢復了昔日繁華。根據華東軍區司令部的命令,在蕪湖城區設立蕪湖市,成立蕪湖市人民政府,并任命李步新為市長、江靖宇為副市長。李步新、江靖宇于1949年5月10日就職視事。根據華東局的指示,1949年5月12日召開了中共華東蕪湖市委第一次會議,成立蕪湖市委,由李步新、杜義德、王維綱、范朝利、許夢俠、朱輝、石堅、江靖宇、江幹臣、吳立奇、鄭家琪等11人組成,其中李步新、杜義德、朱輝、石堅、江靖宇為常委,李步新為書記。蕪湖市委同皖南區黨委、皖北區黨委、贛東北區黨委一起,由南京市委領導。會議通過了《中共華東蕪湖市委第一次委員會半月工作初步檢討與目前中心工作》,全面回顧總結了蕪湖解放半個多月尤其是軍管會成立半個月來的各項工作,肯定了優點,找出了缺點,根據上級指示和本市具體情況,部署了下一階段的中心工作:一、發動與組織工人群眾,開展工人運動,迅速恢復與發展生產,加強公營企業管理;二、發展青年學生組織與教育工作;三、積極穩定金融,籌組人民銀行,加強貿易公司,開展稅收;四、建設政權機構,進一步穩定治安秩序,加強偵察工作,肅清反革命殘余力量。以上4項工作,又以動員組織工人群眾、恢復發展生產為主要中心,所有一切黨政工作以及繼續進行接收工作,均須圍繞上述中心。

        從此,在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蕪湖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經濟建設拉開了帷幕。

        (責任編輯:錢海峰)

        猜你喜歡
        蕪湖
        進擊的蕪湖
        進擊的蕪湖
        當代城市發展與青年休閑關系研究
        湯鵬款鐵字聯年代與作者新考
        安徽省行政區劃調整對城市化發展的影響
        蕪湖主題公園與城市旅游互動發展研究
        民主人士翟宗文在蕪湖革命活動述略
        护士厕所被强奷完整视频

        <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