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

        不能錯的規矩

        2022-07-20 09:15吳嫡
        故事會 2022年14期
        關鍵詞:大卡車王大爺小牛

        吳嫡

        張木生原本是村里的“知客”,對村里的紅白喜事懂得最多,各家有事,免不了讓張木生幫忙,因此他在村里相當有面子。后來,他索性帶著兒子張小牛搞起了一條龍服務,十里八鄉的,不管誰家有紅白喜事,他都承接。

        所謂一條龍服務,就是要辦事的人家啥都不用準備,打個電話,一輛大卡車就上門了。張木生有專業的服務人員,紅白事都精通,各種道具都齊全,保證客戶的方便。因為生意火爆,父子倆經常沒法一起干活,接到電話后,往往你去這里,我去那里。錢是掙了不少,張木生也不忘回饋村民,他給村小學捐過款,也給孤寡老人送過雞蛋。

        這天,張木生接到電話,是鄰鄉劉家村的劉老大打來的,說他父親去世了,需要張木生馬上上門服務,辦白事。

        張木生立馬帶上服務人員,裝上道具,開著大卡車就出發了。鄰鄉雖然不遠,但由于近期在修路,大路不好走,張木生知道辦白事的家屬都很著急,因此就想鉆小道趕時間。沒想到因為下過雨,小道也不好走,差點翻車,最后還是大家把車從泥坑里推出來繼續上路的。

        劉老大并不知道鄉里修路的事,他見張木生遲遲不到,十分著急,就翻出名片來打電話催促。萬萬沒想到,劉老大手頭有兩張名片,一張是張木生的,一張是張小牛的,劉老大情急之下也沒有細看,拿起一張就打起了電話。這電話偏偏打給了張小牛,張小牛昨天給人辦喜事,忙活到凌晨才睡覺。此時被電話吵醒,接起來一聽有生意,迷迷糊糊間問了地址,就趕緊爬起床,帶上人出發了。

        由于對小路不熟,張小牛走的是大路,過了修路的那一段,倒是比較順暢,居然比張木生還早到了一會兒。

        劉老大已經在家哭得暈頭轉向了,看一條龍服務來了,趕緊迎進院子里,服務人員在張小牛的指揮下,迅速布置靈堂,安排紙活,分發白布孝帶等,有條不紊,忙而不亂。

        就在這時,歷經坎坷的張木生終于趕到了,他把大卡車開到劉老大院門前,頓時就感覺不對勁,怎么里面已經有人忙活上了呢?他停下車,從車窗往外張望,正好和兒子張小牛四目相對,兩人腦袋同時“嗡”的一下,知道出大事了!

        就在這時,劉老大也看見了院門口停著的第二輛大卡車,他的臉色頓時黑得嚇人,幾步上前,一把揪住張小牛的衣領,質問道:“你們要干什么?”

        農村人都知道,一條龍來兩回意味著什么。如果是喜事,那無所謂,送重了,主人家只會樂得合不攏嘴,因為那是在恭喜人家雙喜臨門,多喜臨門;可現在是白事,你是在咒人家白事連連,接下來還要有人去世嗎?

        張木生身為資深“知客”,自然知道這事的嚴重性。幾年前,他和兒子就曾陰錯陽差犯過一次這種錯誤,當時主人家幾個大小伙差點把他們給打了。最后活白干不說,還賠了一大筆錢,這才了事。

        張木生也算吃一塹長一智,上次出事后曾考慮過應急預案,他忙沖著車窗外連連擺手:“別誤會,別誤會,我們村里也有一起白事,我那邊擺席的桌椅不夠了,過來找我兒子看看,這邊是不是有富余的,我拉走點!”

        張小牛松了口氣,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如果能這樣了事是最好的。一般主人家聽到這樣的話也就算了,偏偏劉老大十分較真,他覺得話里有蹊蹺,冷笑道:“別想糊弄我!這邊桌椅多不多都不算什么,你現在就拉著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你們村里誰家有白事!”

        張木生頓時慌了,他見劉老大情緒激動,也不敢刺激,只好讓劉老大上了車,硬著頭皮往回開。

        從村里過來時,這條路是那么難走,那么漫長;現在往回走,張木生突然感覺路怎么這么短??!此時,劉老大就在他身邊坐著,他連個電話都不敢打。

        張木生心想,實在不行,到村里就給人家認個錯吧,人家要多少錢,盡量給多少錢,誰讓自己做錯事了呢。至少在自己村里,不會被人打吧,就算劉老大要動手,肯定也有人能幫忙攔著。

        到了村口,張木生看見老婆在村口等著,他放慢車速,老婆沖他連連揮手,大聲喊著:“王大爺在家里等著你,你怎么這么半天才回來???”

        張木生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此時已經別無選擇,只好以極慢的車速往王大爺家開去。

        到了王大爺家院門口,只見一大幫老頭正在院子里溜達,也有靠著墻根坐著聊天曬太陽的。村里有很多老年人,平時雖然也都喜歡到王大爺家來串門,但從沒像今天這么整齊過。

        張木生的車還沒停穩,王大爺的老棋友李大爺就過來了:“你這孩子辦事太拖拉了,我們等了好一陣子了,整幾張桌椅這么慢?!?/p>

        張木生此時完全是騰云駕霧的感覺,靠著多年來的本能,讓人開始布置,眼睛不時地向屋里看。

        劉老大此時火氣已經全消了,看來人家沒騙自己啊。不過他還是覺得有些奇怪,因為這里看著一點都不像有人去世要辦白事的樣子啊。于是劉老大向李大爺打聽:“大爺,是誰去世了???”

        李大爺嘿嘿一樂:“沒人去世。老王是我們村的孤寡老人,他一直有個心愿,想著自己無兒無女的,走了之后連白事都辦不起來。我們幾個老伙計答應他,只要我們走在他后頭,就肯定幫他辦。他這人擰,說既然這樣,趁著他還能看見,先辦了,這樣不管哪天走,都不會有遺憾了。我們這才張羅了這場白事?!?/p>

        劉老大聽了大吃一驚:“這……老爺子不忌諱嗎?”

        李大爺笑道:“人啊,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規律。要說死,誰都不想死,可忌諱有用嗎?老王都九十歲的人了,不管啥時候沒,都算喜喪。人吶,歲數越大,忌諱越少?!?/p>

        劉老大低頭默默想了想,點點頭說:“大爺,我明白了?!彼仡^沖張木生說:“我得回家了,家里估計都布置完了,我得送我爸去了?!?/p>

        張木生趕緊在村里找了輛電動車,讓人送劉老大回家。等劉老大出了村,張木生跑回王大爺家,給在炕上下棋的王大爺跪下了。

        張木生猜得沒錯,他前腳離開,張小牛后腳就給娘打了電話。張木生老婆一聽就急了,坐在門口哭,被路過的李大爺看見了,就問咋回事。聽完事情經過后,他找到王大爺,說想幫張木生一把,王大爺當即拍板:“木生是好孩子,再說,這事如果不處理好,人家家屬心里也硌硬,不是說拿了錢就完事的。我這歲數,土都埋到脖子上了,沒啥忌諱的,幫我辦一場,我也風光風光?!?/p>

        一旁的李大爺一把拉起張木生,說:“瞧你沒出息的樣!我們這些老頭子,誰沒吃過你的雞蛋?村小學的娃娃,誰沒用過你買的紙筆?幫你這點忙不算啥,下次再有這事,給我辦!”

        張木生連連擺手:“下次絕不會再犯這種錯誤了,要是沒有各位大爺幫忙,那劉老大絕饒不了我?!?/p>

        王大爺搖搖頭說:“孩子,別把人都想得那么壞,剛才我從窗戶往外看著,我看人家心里清楚著呢。人家不繼續糾纏,一是我們幫你下了臺,也幫他過了心里的坎;二來人家一看這陣勢,就知道你平時是個好人,不愿意難為你?!?/p>

        張木生連連點頭,拿起手機就給兒子打電話:“兒子,今天這場白事,你一定要盡心盡力,咱欠人家一個大人情!”

        (發稿編輯:朱虹)

        (題圖、插圖:陸小弟)

        猜你喜歡
        大卡車王大爺小牛
        風的渴望
        做頭小牛
        小牛背鷺在哪里
        井底之牛與井底之蛙
        卡車正在高速路上疾馳,司機去世
        王大爺趣事
        你真幸運
        高手
        火眼金睛
        那人那鳥
        护士厕所被强奷完整视频

        <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