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

        產業向越南轉移,對中國影響有多大?

        2022-07-19 09:33高瑞東楊康
        新財富 2022年7期
        關鍵詞:份額家具訂單

        高瑞東 楊康

        2022年以來,由于國內供應鏈受到局部地區疫情階段性散發的擾動,疊加東盟復工復產加快推進,以越南為代表的東南亞國家在服裝、家具等領域對中國出口形成明顯替代。從美國進口數據看,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4月,中國約有5%的紡織品、16%的鞋帽品、7%的家具品、1.5%的機電品訂單份額轉移到以越南為代表的東盟國家。

        短期看,訂單轉移將拖累中國出口增速快速回落。長期看,大國博弈以及產業鏈重構下,中國產業鏈中某些加工組裝環節的外溢是必然現象,但由于中國與越南產業鏈更多是互補關系,兩國產業互補帶來的貿易規模和優勢將會進一步提升。

        2022年3月以來,越南的工業生產恢復加快。從越南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看,2-5月,越南的工業生產保持相對較高景氣,工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速持續處于9%以上區間,已基本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從制造業景氣水平看,1-5月,越南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也持續處于景氣臨界線以上。2022 年一季度,越南GDP同比增長5.03%,其中第二產業(工業和建筑業)增長6.38%,是經濟增長的核心推動因素。

        工業生產逐步恢復下,近期越南外貿表現亮眼。根據越南海關數據,2022年1-5月,越南出口累計同比增長16.3%,進口累計同比增長14.9%,在2021年上半年出口高基數情況下,越南外貿總體保持高景氣態勢,并高于疫情前增速。分產品來看,能源與化學制品、輕工紡織制品與電子機械制品是出口高增的主要來源,2022年4月,這三類產品出口額同比分別增長61%、29%、34%,5月繼續保持高增態勢。

        疫情錯位沖擊下,近期國內部分訂單、產業向越南轉移,引發市場擔憂。2022年3月以來,國內疫情出現反彈,疫情擾動使得工業生產受到一定影響。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4 月份中國制造業PMI繼續回落,降至47.4%,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持續跌至41.9%,分別比3月下降2.1和6.5個百分點,均繼續低于榮枯線,企業生產經營活動全面放緩,出口增速也大幅回落。

        2022 年4 月,中國出口(以美元計)單月同比增3.9%,低于3 月10.8個百分點。從環比來看,4月出口環比增速-1%,遠低于歷史同期7%的均值(2018、2019、2021年)。從分項來看,4 月出口增速回落較大的品類,主要是電子設備、機電產品及汽車船舶;消費品方面,服裝和紡織品出口同比增速分別為2%和1%,相對3月下滑9個和21個百分點。

        事實上,2021年底以來,隨著海外加速開放,供應鏈逐步修復,中國占美國總進口的份額已經開始逐步回落,3月的國內疫情散發進一步加速訂單轉移的趨勢。從美國進口數據來看,2021年12月以來,美國自中國進口的份額逐步回落,由2021 年12 月的19.8%,回落3.9 個百分點至2022年4 月的15.9%,而同期美國自東盟的進口份額則由10.2%上升0.6個百分點至10.8%。

        分類別來看,以越南為首的東南亞國家,主要承接中國出口中的皮革品類(HST section8)、紡織品類(HST section11)、鞋帽品類(HST section12)以及家具品類(HSTsection20)。具體來看,2021 年12 月至2022年4月,美國自中國進口的上述四個品類的份額分別下滑5.6、5.7、13.2、8.7個百分點,而同期美國自越南進口這些品類的份額分別提升2.7、2.5、11.3、5個百分點。

        2021年以來,為了吸引外資,越南不斷釋放積極信號。三星、諾基亞、英特爾、富士康、和碩、緯創、樂高等全球巨頭企業2022年初選擇繼續在越南追加投資。

        我們以美國進口數據為依據,統計了美國自中國和越南進口的份額變化,來追蹤中越兩國的出口替代趨勢,并對已經發生的產業轉移做測算,來評估中國部分訂單、產業向以越南為代表的東南亞國家轉移,對中國造成的影響。

        自2020 年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和越南出口受供應鏈擾動及外需修復影響,共計經歷過三次較為典型的出口輪動替代。

        第一階段,2020年一季度,中國遭遇疫情沖擊,部分產業訂單轉移至越南;二季度,越南受疫情波及,制造業受挫,彼時中國疫情控制較好,產能率先修復,部分新增訂單回流至中國企業。第二階段,2021年三季度,德爾塔毒株在越南擴散,訂單再次回流中國。第三階段,2022年3月以來,國內本土疫情多點多面散發,而同期越南生產恢復較快,部分產業訂單轉移至越南。

        從結構上看,越南對中國的出口替代更多體現在輕工產業,如紡織品、鞋帽品、家具產品上,其中,紡織、家具領域訂單替代最為明顯。借助2020-2022 年美國對中越進口產品份額變化數據,我們對上述產品的出口替代進行分析。

        第一類是紡織品、鞋帽品,2021年三季度約3%的紡織訂單、10%的鞋帽類訂單份額回流中國,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4月,約5%的紡織品、16%的鞋帽份額再次轉移至越南為代表的東盟國家。

        2022年3月以來,中國因疫情擾動,工業生產短期內受到影響。4 月美國自中國進口的紡織、鞋帽產品份額分別降至22.3%、38.3%,較2021年9 月降低11、16 個百分點。同期,美國自越南進口的紡織品、鞋帽份額較2021年9月分別增加2.5、12個百分點,東盟份額則較2021年9月分別增加4.9、15.6個百分點,呈現了較為明顯的出口輪動替代效應。

        第二類為家具類,2021 年三季度,約10.3%的家具訂單份額回流中國,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約7%的份額再次轉移至越南為代表的東盟國家。

        2022年3月以來,中國受疫情影響,美國自中國進口的家具產品份額為48.3%,較2021 年9 月下降11.4 個百分點。同期,越南及東盟的家具產品份額則較2021年9月分別上升4.4、6.7個百分點。

        第三類為機電產品,2021 年三季度,約1%的機電品訂單持續向東盟國家轉移,2021 四季度至2022 年一季度,約1.5%份額轉移至越南為主的東盟國家。

        相比前兩類產品,越南、東盟在機電產品領域對中國出口替代效應并不明顯,主要原因是越南在這一產業的布局處于初始階段,產能難以大幅擴充。

        近年來,由于部分電子巨頭在越南設廠增加,機電訂單持續向越南轉移。2022年4月,受疫情短期擾動,中國機電產品占美進口份額為25.8%,較2021年9月下降5.3個百分點。同期,越南及東盟機電產品份額則較2021年9 月分別上升1.2、1.5 個百分點,存在部分出口份額的替代。

        拉長時間看,2019 年以來,中國在機電產品領域的份額向越南及東盟的轉移正逐步進行。以2021年4月為例,中國機電產品占美國進口分項份額為28.4%,較2019 年10 月下降3.3個百分點。同期,越南及東盟機電產品占美國進口分項的份額分別為5.3%、15.3%,較2019 年10 月分別上升1.8、2.3 個百分點。這表明,2019 年10 月至2021 年4 月區間,在機電產品分項下,中國已向越南轉移約1.8%的訂單份額,向東盟轉移約2.3%的訂單份額。

        越南對美出口份額大幅提升的背后,是其自中國進口的大幅提升。2021年全年,越南自中國進口總額為1379.3 億美元,較2020 年增長21.2%,占越南進口總額的41.5%。從進口結構看,越南自中國進口產品集中在紡織品、電話及其部件、鋼鐵及鋼鐵制品、塑料制品等領域,占2021年對中國進口商品總額的27.2%,匹配其對外出口商品種類。

        事實上,2018 年中美貿易摩擦以來,中國對美出口量下降,而越南為主的東盟國家對美出口量顯著增長,其中相當一部分來自中國的轉口貿易,即越南通過從中國進口原材料,在本土組裝加工,從而出口至美國。轉口貿易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越南對美國出口量的高速增長。

        中國的產業外移大多集中在紡織服裝、家居建材和消費電子等行業,而紡織服裝和家居建材產業鏈向越南的轉移早已有之。整體看來,中國向越南的產業轉移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產業鏈轉移集中在服裝鞋帽等紡織類勞動密集型企業,且大部分已轉移完成。

        2010 年起,中國服裝紡織類企業向越南轉移的效應逐步凸顯,主要原因在于中國人力成本逐年上升,而越南的勞動力成本相對較低,造就了相對比較優勢。

        從美國進口數據來看,2010-2019 年間,中國向越南轉移的紡織類產品份額約為6%,鞋帽類產品份額更是達到15%左右。2020 年至2022 年間,由于疫情擾動,中國和越南紡織產品出口份額發生了替代效應,但從趨勢來看,中國向越南轉移紡織產品份額的趨勢仍然在持續,且在2022年3月以來的本土疫情中,這一份額轉移有所加?。▓D1、2)。

        圖1 : 2005年以來美國紡織類產品進口份額變化

        資料來源:USITC,光大證券研究所(數據更新至2021年12月)

        資料來源:USITC,光大證券研究所(數據更新至2021年12月)

        第二階段,主要是木器及家居企業,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國內家居巨頭早已布局。

        2005 年起,由于美國對華征收反傾銷稅,中國家具企業開始布局向越南轉移。2004 年,美國發布公告,對華木制臥室家具作出肯定性反傾銷終裁。2005 年,美國修改對華涉案產品的反傾銷終裁并發布反傾銷征稅令。此后,美國分別于2010 年和2017 年兩次延長了征稅期限,分別對應中國家具類企業向越南轉移的兩次浪潮。中美貿易發生摩擦后,美國對中國價值340 億美元的商品加征了25%的關稅,進一步加速了家居企業的外移。

        從美國進口數據來看,2009-2019 年間中國向越南轉移的家具類產品份額約為6%,木材類產品份額約為2.5%。2009-2018 年是中國家居企業向越南轉移的第一波浪潮。中美貿易發生摩擦后,第二波浪潮的轉移現象更為顯著。到2019 年,美國自中國進口的家具類產品和木材類產品的份額分別為55.1% 和17.1%,分別較2009 年減少12.9 和8.4 個百分點,而越南兩類產品份額分別增加6.2 和2.4 個百分點,達到8.9% 和2.9%(圖3、4)。

        資料來源:USITC,光大證券研究所(數據更新至2021年12月)

        資料來源:USITC,光大證券研究所(數據更新至2021年12月)

        2020 年至2022 年間,由于疫情擾動,中國和越南木材及家居產品出口份額發生了替代效應,但從趨勢來看,這一領域的轉移仍然在持續。

        第三階段的轉移集中在蘋果等消費電子企業的低端組裝環節,2018 年后轉移效應顯著。

        2005-2018 年間,美國自中國進口的機械零部件產品份額迅速上升,由2005 年的24.9%上升至2018 年的36.6%,而同期美國自越南進口的機械零部件產品份額則變化不大,由2005 年的0.1% 上升1.8 個百分點至1.9% ;2018-2021 年,中國消費電子企業向越南轉移的效應十分顯著。究其原因,一方面越南有相對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另一方面在于中美貿易摩擦導致越南具有更優惠的關稅政策,兩方面因素使得越南對消費電子企業的低端組裝環節更具吸引力。

        從美國進口數據來看,2018-2021 年間,中國向越南轉移的機電零部件產品份額約為4%,且趨勢仍在持續中。2018 年,美國自中國和越南進口的機電零部件產品份額分別為36.6% 和1.9%,到2021 年分別為29.7% 和5.6%,中國減少6.9 個百分點的份額,而越南則相應增加了3.7 個百分點(圖5)。

        資料來源:USITC,光大證券研究所(數據更新至2021年12月)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訂單向海外有所轉移,但部分仍是中資企業在承接。過去十幾年間,中國企業在消費電子產業的地位不斷提升,經歷了從生產低附加值零件、為國外終端品牌代工到切入高附加值生產環節、國內終端品牌躋身世界前列的轉變。

        以蘋果公司為例,2018 年蘋果200 大供應商中,有150 家公司在中國大陸設廠,數量達358 家(占比46.4%),到2020 年,工廠數量減少至259 家( 占比42.5%);而2018年在越南投資設廠的蘋果供應商僅有17 家(占比2.2%),到2020 年,在越南設廠的公司增加到23 家(占比3.8%),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企業達到7 家,占據近1/3 的比例。

        產業轉移的背后,部分是中資企業的重新布局,也有相當部分是國際跨國企業產業鏈的重新布局,這或對中國未來出口結構和經濟產生影響。

        短期看,向越南為代表的東盟國家訂單轉移,將拖累中國出口增速大幅回落。近期在國內疫情好轉、復工復產推進下,部分訂單或再次回流,但難以恢復到2021年下半年的份額水(19.1%)。原因在于,2021 年下半年越南疫情嚴重,部分訂單轉移到中國,從而帶動中國出口高增?,F階段越南已改變防疫策略,疫情已現明顯拐點,工業生產推進較快,將與中國在出口低技術鏈條持續展開競爭。

        因而,在2021年二、三季度出口高基數以及大比例訂單回流中國的背景下,短期內中國出口增速將持續回落,向東盟國家的訂單轉移或拖累中國二季度出口增速下行3 個百分點,拖累三季度出口增速下行1.5 個百分點。

        長期看,地緣因素以及產業鏈重構下,部分產業轉移是趨勢,將對中國未來出口結構產生長期影響,低技術鏈條產品出口增速中樞會下行,高技術鏈條產品將成為出口重要支撐。目前中國向越南轉移的產業主要集中在紡織、家具以及機械電子的低端組裝鏈條上,其中既有國際巨頭的產業鏈調整,也有中國部分企業產業結構調整的需求。

        整體看,中國與越南產業鏈更多是互補關系,伴隨人力成本與國際分工地位的提升,中國產業鏈中某些加工組裝環節的外溢是必然?,F階段越南制造業以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比如電器加工、制鞋、箱包制造等。從貿易結構看,越南出口的產品以紡織品等為主,高新技術產品很少。當前中國已經加入RECP并擔任主引擎角色,中越兩國產業互補帶來的貿易規模和優勢將會進一步提升。

        猜你喜歡
        份額家具訂單
        波音公布第一季度訂單和交付情況
        家具上的“神來之筆”
        家具設計·互動
        什么是IMF份額
        全球造船業訂單量持續下滑
        父母只有一人留遺囑,效力如何認定?
        家具
        2003年中國造船完工達600萬噸
        护士厕所被强奷完整视频

        <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