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鄉村學校的困境與出路

      2022-05-08 21:45葉存洪
      江西教育A 2022年4期
      關鍵詞:工坊課程生活

      葉存洪

      由于城鎮化、工業化進程加快導致人口快速向城市(鎮)集中,以及外出務工人員子女“隨遷”等多種原因,鄉村學校就讀學生整體呈減少的趨勢,有的學校學生已減至個位數。又因為學生少,缺乏濃厚的教育教學氛圍,教師教得“沒勁”;沒有平行班,一門課僅一名教師,教研無同伴,教師業務水平提高比較困難;家長看到學校沒有人氣,更加劇了離鄉進城上學的決心,但凡有點兒“辦法”的,都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學校,如此鄉村學校便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其實,現在很多鄉村學校硬件并不差,特別是通過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的督導評估,很好地達到了“以評促建”的目的。而今,教學樓建得漂漂亮亮的,設施設備配備也比較齊全,教室有一體機而且聯通網絡,音樂、美術等功能教室一應俱全,教師也都是??飘厴I、本科畢業,但就是缺學生。面對“人去樓空”的情況,校長急,教師愁,苦苦求解“鄉村學校出路在哪”?

      “出路在哪”?著實是一個大大的難題!但說到底,你辦學得有質量,讓家長看到希望,燃起信心,如此,還是有“回流”的可能。

      那么,鄉村學校該有什么樣的質量?如何抓質量?這是一個宏大的課題,我僅側重從鄉村學校發展方向的角度作些探討。

      在分析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重溫陶行知先生幾十年前關于生活教育的理論:

      “生活教育是給生活以教育,用生活來教育,為生活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边h離生活的教育是偽教育,脫離實踐經驗的知識是偽知識。生活教育有“二親原則”:一是“親民”,與人民親近,就是教育要堅持為人民大眾服務的方向,他反對“有錢、有閑、有臉”才能得到知識、為少數人服務的“小眾教育”;二是“親物”,即教育要面向生產,和工農業生產實際結合?!敖逃龥]有農業,便成為空洞的教育”,“農業沒有教育就失去了促進的媒介”。他反對舊的鄉村教育“教人吃飯不種田,穿衣不種棉”,“分利不生利”,強調教育要教人“創造合理的工業文明”“工業化的農業”,進而創造“富的社會”。

      接下來,再看看而今一些鄉村學校鮮活的實踐探索:

      貴州遵義正安縣興隆村田字格興隆實驗小學的“打造者”是田字格公益發起人肖詩堅。學校在開好“基礎課”(國家課程)的同時,打造“鄉土人文特色課”,每學期孩子們會探究不同的鄉土、人文、自然主題。比如,以“家鄉萬物”為主題,不僅學習家庭、人口、家族、家鄉、家訓、家園等概念,所跨科目涉及自然、美術、音樂、手工和語文等學科,教學形式上也是涵蓋戶外教學、小組學習、自然學習及體驗學習等多種形式。肖詩堅和團隊因地制宜設計了一套《鄉土人本教材》,作為國家教材的補充,真實鏈接鄉村孩子的生活與生命。孩子們以自然為師、以萬物為師,稻田、大山都是他們的課堂。肖詩堅發現,因為學習內容更親近生活與生命,孩子們眼中的求知欲也被點燃。從這里走出去的孩子,沒有農村娃的自卑,和城里孩子談起家鄉的田園勞作、一草一木,充滿自豪,眼里有光……“在孩子們參與學校建設的過程中,感受到自己具有可以改變學校甚至改變家鄉的力量。未來有一天他們能意識到:自己可以改變世界?!?/p>

      北京懷柔區燕山南麓九渡河小學擁有大部分山村學校相同的困境:地理位置偏遠、優質師資匱乏、生源來自周邊村莊與鎮福利院……就是這樣一所鄉村學校,在2019年與北京十一學校實施一體化辦學后,峰回路轉。學校招聘周邊鄉村的手藝人,建設工坊課程教室,包括木工坊、廚藝工坊、豆腐工坊、非遺工坊、創美工坊、種植養殖工坊……孩子們一下子多了20多門特色課程。其中,“豆腐課”涉及數學中的比例、百分數、單位換算等,涉及語文中的寫廣告詞,涉及市場營銷中的包裝、成本、定價,涉及營養學知識等。木工課在教師指導下,孩子們自己設計研發尤克里里、滑板、手機支架、杯架等產品。體育課的滑板也由木工工坊負責制作,孩子們喜歡的滑板課也成為現實。學校后面的荒地,被改造成學生自己管理的養殖區和蔬菜種植區,除了常見的雞鴨鵝,還有山雞、羊駝、白兔,甚至還有龍貓和孔雀。鄉村的孩子動作靈活,爬樹尤為拿手,學校幾棵合適的樹被裝上防護裝置,便成了他們“爬樹課程”的教具。教師還引導孩子主動了解家鄉的歷史和現狀,為自己的家族和村莊編寫“民族志”,經過報告和討論,再合寫成一部九渡河的地方志。

      或許有人會質疑:當城里的孩子坐在寬敞明亮的教室學習數理化,然后上大學,鄉村的孩子就只能學這些玩泥巴、種菜、磨豆腐、爬樹等“下里巴人”的東西,然而還留在鄉村,跳不出農門,這不是“階層固化”嗎?

      第一,教育首先要激發學生的興趣和熱情。如果只有單調的幾門課,校園生活枯燥乏味,學生視上學為畏途,每天上學的步伐都很沉重,他們是學不好文化知識的,最終大多會歸到所謂“差生”的行列。教育要讓學生從喜歡校園開始,當他們喜歡上學,喜歡老師,他們也會把這份喜歡遷移到課程的學習上。山東省鄆城縣侯咽集鎮中心學校的實踐探索就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當一批批參與田園課程的孩子以優異成績畢業后,以充滿活力的精神面貌活躍在鎮上的初中時,家長放心了,教師理解了。

      第二,教育不能沒有分數,但教育不能只有分數。北京九渡河小學的實踐探索就證明了這一點,在學校各種特色課程中,學生不僅學習了跨學科的各類知識,還對現實世界的運轉規律有了切身體會。他們掌握的知識、積累的經驗能夠在生活中真正派上用場。有位村民這樣評價自己在該校就讀的孩子:“我看我家這倆孩子,念完小學就不愁以后沒有飯吃?!辈还苁嵌磐摹敖逃瓷睢?,還是陶行知的“生活即教育”,教育就是教人生活的,而生活不就是“過日子”嘛!如果只會讀書,外出春游時連茶葉蛋都不會剝,這樣的高分有什么用?

      第三,教育不只是培養接班人,還要培養建設者。一些農村地區初高中畢業生的50%以上要回農村,中西部地區這一比例更高,達到80%以上。如果農村教育與農業生產經營、地方經濟發展實際需要脫節,學生畢業后不能盡快融入當地的經濟發展,造成農村勞動力的巨大浪費和盲目流動,這是嚴重的“教育浪費”。與其讀了小學、中學、大學一共16年,“畢業就失業”,還真不如學得一技之長,擺脫“高不成低不就”的窘境。所以,從中小學開始,培養他們的鄉土情結,從自己所生活的土壤上生發“我是誰,要到哪里去”這個問題的答案,成為“腳下有根、胸中有志、眼里有光、人生有為”的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者。

      猜你喜歡
      工坊課程生活
      課程故事撰寫的結與解
      構建“雙有繪本共讀課程”的實踐探索
      拖把
      魯班工坊中高本碩貫通人才培養模式研究與探索
      課程思政在組織行為學課程教學中的探索與實踐
      觀察生活
      螞蟻工坊
      A—Level統計課程和AP統計課程的比較
      無厘頭生活
      真正水下生活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