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

        銀杏(外二首)

        2022-05-07 02:24黃勁松
        詩歌月刊 2022年4期
        關鍵詞:白魚歌喉馬群

        黃勁松

        群體的存在,到今天

        得到默認

        銀杏在攻擊的下午

        正是我們安坐在寂靜中

        偏黃的葉,如古代的遺存

        如淑女不小心走到了暮年

        她看到的暗流,甚于明澈的春天

        她聽到的對話之聲,沐浴著天真的神情

        相對于她的執著,我們會

        走得更遠,一直到達時光的背后

        她的每一聲嘆息,臺階般地透明

        從地理到單純

        數著落葉的人,你要漸漸地

        抵達大地的腹部

        成為聲部與烙印

        喜鵲

        時代的繁殖之力從她們的尾巴上

        挑起紛繁的歌喉。她們的演唱

        在樹林間像一個樂隊

        誘惑著失蹤的幸運之石,從云端

        滾到落葉的腳趾。她們搬運記憶的速度

        超過人對樹木生長的渴望

        還有未來的透心之箭,帶著

        彩色的羽毛,愛的奇異之裳

        我們的教育養成于她們的教誨中

        時間馬上就要入暮

        她們將為我們送來新的課堂

        屋前的樟樹

        已經有十多年,或者更長的時間

        屋前的這棵樟樹已經能從云朵中

        驅趕馬群。它向上的姿態

        每年都一樣,像我的流水

        總是跟隨著天空中的白魚

        凡是逝去的,我們不必掛懷

        在一些事物的驅動中,樟樹總能

        望到鳥以及正在隱去蹤影的窗口

        陌生的年月在古老中年輕

        那些葉子是永遠寄存的眼睛

        我們讀書、飲酒,與遠方的人

        打電話,以獲得的聲響

        向一棵樹的生長致敬

        猜你喜歡
        白魚歌喉馬群
        開心
        沒有歌喉的歌手
        失 眠
        退思白魚
        準噶爾盆地的下午
        白龍江邊
        多看一眼都不行
        多看一眼都不行
        多看一眼都不行
        I Know Why the Caged Bird Sings
        护士厕所被强奷完整视频

        <noframes id="hz97d">

        <form id="hz97d"></form>

        <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form id="hz97d"></form>

          <noframes id="hz97d"><form id="hz97d"></form>
              <address id="hz97d"><address id="hz97d"><menuitem id="hz97d"></menuitem></address></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