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藍領的未來:新中產,還是農民工?

      2022-05-07 23:28孫冰
      中國經濟周刊 2022年8期
      關鍵詞:藍領乾坤工廠

      孫冰

      藍領(Blue-collar)和白領(White-collar)的稱呼是“舶來品”,興起于20世紀50年代的美國,前者通常指體力勞動者,在大眾印象中辛苦且收入低,而后者則是腦力勞動者,意味著體面和高收入。

      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對于藍領和白領的認知也在發生變化?!霸滦?500元招得到大學生,卻招不到藍領工人”“送快遞的比收快遞的賺得多”……這些看似難以理解的現象,卻在真實發生。

      薪酬在一定程度上會體現出供需關系,藍領“招工難”與白領“就業難”共存背后,折射出一系列值得關注的問題。當高達幾千萬人之巨的技能藍領缺口,成為困擾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大瓶頸,當超千萬高校畢業生面臨史上“最難就業季”,當靈活就業人口突破2億在總就業人口中占比近三成……這意味著政府、企業、個人,都正面臨著時代帶來的新趨勢、新挑戰,當然也有新機遇。

      個人命運,永遠都是時代的注腳。藍領的未來在哪里?未來的藍領又會是怎樣的?

      “新藍領”崛起,制造業藍領分化

      根據2021年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我國16~59歲的勞動年齡人口為8.8億。而今年2月,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21年末,全國就業人員總數為7.465億人。

      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還顯示,截至2021年底,中國靈活就業人口已經達到了2億,在全國就業總人口中占比超過26.8%。

      雖然對于藍領(指體力勞動者)人數并沒有官方數據,但企鵝智庫、中智咨詢等專門發布過中國藍領群體研究報告的機構普遍使用的數據是:中國的藍領群體規模達4億人以上,其中服務業藍領約占1.2億,制造業藍領約占1億,建筑業藍領近8000萬。而白領人群規模只有藍領的一半,在2億左右。

      由此可見,藍領群體內部結構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與過去藍領群體主要集中在第二產業不同,大量的藍領群體正在向第三產業,即服務業流動。這部分藍領,以及近年來不斷涌現的靈活就業、新業態的藍領一起被稱為“新藍領”,他們也從事體力勞動,但和典型藍領(制造業產業工人)有很大區別,數量較多也比較有代表性的群體有快遞員、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等。

      一方面是藍領的社會吸引力和認同感低于白領,導致供給不足;另一方面是藍領群體內部大量流向第三產業,因此,制造業的“用工荒”問題開始日益突出,尤其是缺乏技能型藍領工人。

      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聯合發布的《制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顯示,到2025年,中國制造業十大重點領域人才需求缺口將達到近3000萬人,缺口率高達48%。

      工作中的宛俊龍

      聯寶科技的青年工人

      制造業內部會將藍領工人分為普藍、深藍和銳藍。普藍是指不具備關鍵技能、主要靠純體力勞動獲取收入的藍領人群;深藍是指具備一定技術能力的技能型藍領,他們是藍領階層的中堅力量;而銳藍是指擁有高級專業技能和豐富經驗的高端藍領人才。

      而藍領人才的緊缺度也隨著技能要求的升高而升高。中智咨詢在其2022年3月發布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目前市場上高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崗位空缺與求職人數的比率)長期保持在2以上,一些自動化智能化相關的緊缺技能崗位求人倍率甚至在10以上。

      寧可送外賣也不愿當工人,董事長的疑問年輕人會如何回答?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小康集團董事長張興海關于“鼓勵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的建議,沖上熱搜,引發全民熱議。

      福耀玻璃集團創始人曹德旺也曾經在接受采訪時表達了不解:真是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寧可去送外賣、送快遞、當保安,都不愿意進廠,這導致了中國制造業的 “用工荒”趨勢越來越嚴重。而在2016年,曹德旺也曾抱怨房地產行業薪酬高搶走了工人,也抬高了制造業的用工成本。

      “如果真的有老板愿意問我這個問題,也愿意聽聽我的真實想法,我可能會先帶他跑一個月外賣,再讓他去自己工廠里當一個月工人,然后讓他們假設自己是20歲,看看他們自己會怎么選?”面對記者提出的疑問,葛乾坤非常認真仔細思考了很久,然后給了記者上面的答案。

      1995年出生的葛乾坤,16歲初中畢業后就從河南老家來到深圳打工,第一站就到了一家電子配件廠做工人。

      “那時候我沒學歷沒技能沒經驗,只能先進廠打螺絲,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個月算上加班費能拿到2000多塊錢。但我來深圳的目標是賺錢,最好能賺大錢,可工廠里一是收入太低了,二是沒有希望,感覺這個工作一眼就能望到頭,所以做了半年我就辭職了?!备鹎じ嬖V《中國經濟周刊》。

      “普工想要有好的收入是不可能的,只有成為關鍵崗位上的技術工人才能月入過萬。但也會面臨另外一個問題:只能在這個圈子里工作。如果有一天你想離開這個城市回老家,可老家沒有這種崗位怎么辦?”葛乾坤說。

      葛乾坤說,自己雖然很喜歡深圳,但從來沒想過在大城市扎根,他的計劃是賺到二三十萬在老家縣城買套房,再留些錢給父母,然后去做些自己喜歡的事。

      但要想“搞錢”尤其是“搞大錢”,葛乾坤和很多在深圳的打工人想法一樣,肯定是要自己當老板,于是,他打算也去做點兒小生意。

      “當時我們工業區門口有很多擺攤賣水果的,我跟他們聊了聊,發現挺賺錢的。于是,我也買了三輪車開始擺攤賣水果。17歲那年,我就靠擺攤賺了一萬多塊錢,我印象特別深,當時蘋果剛出iPhone 5S,我就買了一部?!备鹎ふf。

      但好景不長,隨著隨意擺攤不再被允許,葛乾坤的三輪車也先后被沒收了兩輛,這個水果攤的“創業項目”,最終不僅沒賺到錢,還賠了錢。

      不過很快,葛乾坤又看到了新的機會?!澳菚r候外賣剛剛興起,我買了輛電動車就開始跑,沒想到第一個月就拿了9000多塊錢。2016—2019年間,我幾乎每個月的收入都能過萬。2018年,我還買了人生中的第一輛小汽車?!备鹎ぷ院赖卣f。

      網上有一些人批評年輕人,不應該去做送快遞送外賣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不利于個人成長。但葛乾坤并不認同,他認為,送外賣門檻雖低,但干好也不容易的,并不是沒有技術含量的,更不是無腦工作。

      “很多人問我建議,要不要來送外賣,我都會跟他們說,如果認為只要能吃苦就能賺到錢,那估計要失望了。我們站點有120多個小哥,一般只有20%的小哥能夠月入過萬,如果淡季可能就只有10%能月入過萬?!彼f。

      雖然收入不錯,但葛乾坤依然覺得這不是長久之計?!巴赓u也不能送一輩子呀?!彪m然年紀不大,但同事們都會叫葛乾坤“老葛”,可能他有著超過年齡的成熟。

      2019年,葛乾坤決定開始嘗試拍短視頻,做自媒體?!拔乙婚_始連‘16∶9是啥意思都不知道,但我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努力做半年,如果粉絲到不了5萬就放棄?!彼f。

      葛乾坤說,他自己并沒有想到,這會成為到目前為止,對他人生改變最大的一件事。僅僅用了幾年的時間,葛乾坤就變成了全網粉絲超百萬的知名UP主——“葛較瘦”(身高185cm的葛乾坤很瘦)。

      記者也翻閱了“葛較瘦”在自媒體平臺上發布的很多短視頻內容,絕大部分都是他作為一個在深圳打拼的外賣小哥的日常,有工作,有生活,也有自己身邊同事朋友的故事。

      “很多人其實不了解這個行業,所以我見到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就會記錄下來。關注我的粉絲很多是在深圳打工的年輕人,也有想來送買賣的人,想先從我這里了解一下這是一份怎樣的職業?!备鹎ふf。

      雖然目前葛乾坤每個月做自媒體所獲得的廣告和流量分成收入能夠達到一萬多,甚至比送外賣賺得還多,但葛乾坤還是有些焦慮,“感覺自己好像被短視頻綁架了,不知道該拍什么?!备鹎み€和記者交流了一些新媒體運營經驗。

      當年輕人“長大”了,會愿意進廠嗎?

      如果說葛乾坤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90后、95后的年輕人,那么,劉義就是葛乾坤口中那種和自己想法很不一樣的80后。畢竟,在他們這個年紀,面臨著上有老下有小的壓力,有妻兒要照顧,自然會更有責任感,也會考慮得更多。

      劉義是黑龍江人,今年35歲。10多年前,他從老家南下廣東打工,在深圳做過服裝批發,也開過小吃店。但疫情來了,劉義的小吃店很難再繼續經營下去,于是,他和愛人一起來到東莞清溪鎮,進入立訊精密旗下的一家電子廠工作。

      “這不是我第一次進廠,之前在佛山的一家燈飾照明也干過,但那家和現在的工廠比,可以說是天壤之別?!眲⒘x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劉義工作的這家工廠主要為華為的5G基站、藍牙耳機等生產零件,工作環境很好,管理也比較人性化,而且工資待遇在東莞也算是比較高的?!爸饕歉杏X這家企業還是挺有發展前景的,一些老員工在這里都做了六七年了,到了一定級別之后,一年收入能到12萬以上?!眲⒘x說。

      但劉義告訴記者,能找到這家公司,他也是走了彎路的。據記者了解,工廠和求職者之間往往會存在很大的信息差,而一些中介、獵頭公司并不是幫助雙方有效對接,反而是以各種方式加大信息不對稱,以從中牟利。

      “一開始我也是讓中介給騙到東莞的,我最初是以派遣工的身份進廠的,后來發現,派遣公司雖然承諾的工資更高,但實際上會以各種理由克扣,到手的工資反而更少,而且只有直簽的員工才有晉升的可能。于是,我從派遣公司辭了職,重新到工廠應聘成為直簽員工?!眲⒘x說。

      進廠工作半年后,劉義因為表現出色,被提拔成了線長,會負責一條生產線的管理工作,薪水也增加了。但是,對于劉義來說,目前收入還不能達到他的期待。

      “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也打算繼續做下去,但在工廠做工人,畢竟最多就是到45歲左右,我得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眲⒘x說,他們夫妻兩個目前都在工廠打工,但未來還是希望找個小生意做,然后在老家縣城買個房子。

      為了多賺一些錢,劉義會在每天下班之后或者節假日去跑跑外賣?!爸拔以谏钲谂苓^一段,算是有些經驗。東莞夜宵訂單多,我每天就專門跑夜宵時段,偶爾休息日的白天也跑跑,難度不大又能掙到錢。如果不去跑單,可能就是躺沙發上刷刷短視頻,還不如去跑單賺錢,這片我熟得很,等于兜兜風?!眲⒘x說。

      劉義告訴記者,他給自己設定了一個小目標:每天至少跑出100塊錢,不跑到不回家。這就意味著,一年下來,能夠多出三四萬的收入。加上在電子廠的工資,劉義說能感到自己正在離目標越來越近。

      “我現在這個年紀,正是當打之年,現在不努力將來一定后悔,多干點兒,就能讓老婆小孩過得更好點?!眲⒘x說。

      什么樣的工作才是“好工作”?

      像葛乾坤能夠理解劉義一樣,劉義說,其實他也能夠理解為什么年輕人不愿意當工人。 “進廠特別不自由,有時候工作做不好還要挨罵。他們又沒有什么壓力,父母也還年輕,沒錢花了,就找父母要?!彼f。

      葛乾坤說,說不定等他成了家有了孩子,開始面對生活的壓力,也會選擇更安穩的工作,哪怕是他現在最不喜歡的不自由的那種。從工人到外賣小哥再到UP主,葛乾坤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經通過自身體會,或者周遭觀察,了解到了不少職業的酸甜苦辣,也開始對職業選擇有了自己的看法。

      “你認為,對于年輕人來說,什么樣的工作才是一份好工作?”記者問。

      “沒有年輕人愿意給自己的未來設限。我不認為年輕人不喜歡枯燥的流水線,渴望自由有什么問題。想要自由,不是怕吃苦,而是自由意味著可能性。沒有可能性,人生就沒有希望,怎么會有努力奮斗的動力?如果有一份工作,讓我覺得我愿意為這件事奮斗一生,那就是好工作,我也很想找到這樣的工作?!备鹎せ卮鹫f。

      “這個社會變化太快了,你在廠子里面干5年,可能很安穩,但生活就是宿舍到車間兩點一線;可如果你在外面跑5年,就能夠看到更大的世界。我3年前打死也想象不到,我能全網粉絲過百萬?!备鹎ふf。

      但葛乾坤也承認,這個時代因為賺快錢的機會很多,所以人心很浮躁,很多人對未來期待很高,但現實中卻眼高手低,天天都在混日子。

      劉義則覺得每個人的立場不同,因此對于好工作的想法也會不一樣?!拔覀兿氲目隙ㄊ清X多、被尊重、能干一輩子……但老板們想的肯定是工人都年輕、好用、便宜,能像機器人一樣靠譜?!彼f。

      無論藍領還是“新藍領”,主要來源都是農民工群體。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21年末,我國農民工的總量為2.925億人,中國農民工2021年的月均收入為4432元。

      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0年,我國制造業的平均工資是82783元,而從2009年至2020年,制造業人均工資上漲2.1倍,年均復合增長率為10.79%,略低于全體就業人員的平均增速。而在19個重點行業中,制造業的平均工資排行第14位。

      要成為能夠吸引年輕人和更多人才的“好工作”,制造業仍需努力。

      藍領的未來能通往中產嗎?

      “只有當藍領階層有機會成長為中產階層,才能使全社會的收入分配結構從金字塔型向橄欖型轉變?!痹缭?014年,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就曾提出過改變藍領群體社會定位的重要意義。

      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依據國家統計局的標準,我國中產人群的標準是年收入在10萬到50萬之間,有車、有房、能旅游。

      無論是葛乾坤,還是劉義,如果從單純的收入角度,他們似乎距離中產的收入標準并不遙遠;但如果將中產定義為生活狀態和社會認同,那他們又似乎很遠;在他們打拼的深圳會顯得無比遙遠,但如果按照他們的計劃那樣回到老家的縣城,又并不遙遠。

      在安徽合肥工廠里工作的合肥人宛俊龍其實收入并不如葛乾坤和劉義高,但他的滿足感卻要高很多。

      “我剛進廠的時候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但8年來,我在這里經歷了結婚、生小孩,又買了房子,雖然現在是‘負債累累,但這也是8年來,我最有成就感的事情?!蓖鹂↓埜嬖V《中國經濟周刊》。

      1990年出生的宛俊龍之前曾經離家在外地打工,當老家也有了大企業落戶,雖然開出的薪水要比上海低一些,但他還是毅然決定回家。2014年,他進入聯寶科技成為一名產線工人,現在已經晉升到大組長,屬于中層管理崗。

      “人這一生很奇怪,你不知道會在什么時間遇到什么事,遇到什么人。我當時本來就是想打個工,找個工作,誰承想把自己陷在這里走不了了?!蓖鹂↓埌腴_玩笑地說。

      宛俊龍說,他也曾經現身說法,說服了25個親戚朋友來自己的工廠上班?!笆怯泻芏嗳藭紤]去送快遞、送外賣,但我會告訴他們現在工廠工作環境很好,不是想象中的臟亂差,還可以包吃包住。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工廠上班你會有學習和晉升的空間,通過學習技術和積累經驗,你會變得越來越值錢?!彼f。

      業界普遍認為,對于沒有技能,從事低端、重復工作的普藍,未來的發展趨勢是“機器代人”;而需要一技之長的深藍和銳藍,則會隨著中國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和智能化轉型而需求激增,這也會帶動藍領整體向技能型轉變,進而收獲高收入和向中產階層躍升的可能。

      在宛俊龍的工廠里,已經有很多簡單重復勞動的普工崗位被機器人所取代,企業也提供了很多培訓提升的機會,鼓勵工人向技能人才和高級技能人才轉型。而這些關鍵崗的薪酬待遇,是可以媲美當地白領薪酬的。

      猜你喜歡
      藍領乾坤工廠
      藍領用工與薪酬激勵新動向
      碗蓮
      為什么工廠的煙囪都很高?
      奶酪工廠
      窘境中的高收入藍領
      山路乾坤
      漫畫與幽默
      植物工廠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