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論梯子(組詩)

      2022-05-07 22:38王彥明
      詩歌月刊 2022年4期
      關鍵詞:暴雪星辰月光

      王彥明

      對望

      一棵野草對于星辰的觀望

      一條魚和大海的對視

      一秒鐘就是無限

      一眼就有了落差

      一動心就赴死不顧

      一只飛蛾的怨懟

      一座寺廟的空虛

      一輛自行車正穿過街道

      一打草稿丟進了火爐

      一條舌頭收攏了意外

      一場雨在另外一場雨里消失

      一首詩將在人群里散落

      我的詩

      我總以為該是個手雷

      最差也要是條閃電

      事實上,它僅僅是條羽毛

      長在肥碩的鴨子身上

      如果脫落下來

      可能,會在風中飄

      甚至可能飄到你的視野里

      成為一條你見過的羽毛

      消逝

      仿佛在云際,更像是來自于地心

      這條線緩緩涌動,連綴成馬群

      鐵軌呼嘯,還有山間的霧氣

      和上升的云朵,讓薔薇開綻

      讓星辰閉上眼睛,一口井沉默了良久

      月光移走,是暗夜拉下了

      最后一塊幕布,木偶躺進了玩具箱

      黎明的雞鳴,洗凈了清晨的霜斑

      針腳

      大海安靜了

      似乎還有一些遠處的波痕

      被一一縫合,然后

      再次掙脫開來,涌動著

      總是有一些新的牽扯

      有些事情注定無法平復

      就像那種心境

      觸摸不到,甚至都無處下手

      可以聞到咸腥

      那種密合,像棉絮

      論梯子

      探向虛空里的一只手

      擁有高處、遠處和依靠

      那是森林的變形,是

      隔世的歡歌,是

      觸摸星辰的目光。有時候

      也是愛,是詩,從低處

      飛,就靠近了風、流嵐

      以及剛剛升起的小小炊煙——

      它們都有超越塵世的高度

      對話

      我們熱愛白云,就贊美天氣

      說到秋天湖水寧靜,青草萋萋

      你就幻化為一條魚

      在淺水處擺尾,在深淵里感知寒涼

      也有人說到了夜晚,并且送來一場雨水

      你就飛到了屋檐下,靜靜聽著

      隔世的愛情,那跳躍的音符

      仿佛是影子在追著肉身

      我們都在觀望,那些靜默

      就從屋檐滴落。而湖邊的水草

      抖動了一下腰身;你就撩動日光

      撥去云霧,清洗一枚飄落的葉子

      曠野

      不知道為何就離開了人群

      一個人反而擁有了盛大的空闊:

      那條路似乎沒有盡頭

      那深秋的葉子和馳動的馬車

      都給我驚悚的感覺;而河流

      是我沉默的伴侶。對于遠山

      我從未矚目,在淡淡的霧靄中

      它顯得莊重。我聽見風穿過樹林

      也穿過草叢和滴落的露珠

      采銅

      冷的石頭,正在消失

      帝國的大廈正在建成

      從其間通過,我感覺到了

      清新,那些葉子

      彼此綴連。相較于河流

      它們歆享雨水的滋養

      這是活著的結構,從預言里

      伸出了一只妙手

      事實上,我們還隔著一條淺灘

      就讓石子鋪墊,此去的路

      是抻長的毛線,如果尋找溫暖

      就需要扭結,在吞咽和說出之間

      我們選擇彼此凝視,即使相逢

      也僅僅是道一聲“如意”,然后

      沉入幽暗的深潭,蕩一下尾鰭:

      兩條喪失記憶的魚。

      就像神降臨

      我靜默,是一眼枯井

      在磨洗中,清澈

      我深邃,就像淤泥的樣子

      給你以謊言

      我飛升,有一群鵝

      舉起翅膀,想要吶喊

      哎呀,這磁鐵

      遇到了迷失的水桶

      往日音樂

      那是一段熟悉而不知名的片段

      它出現在今天的街頭

      我為此放緩了腳步

      去還原一個完整的場景:

      我知道,那是夏天

      河水上漲,她在岸邊

      吹著清新的風,唱關于蘭花的歌

      句號是宇宙中最小的房間

      是我們畫了一個圈

      還是我們進入了那個世界

      就像馬匹尋找韁繩

      西風送給夜行人一條圍巾

      我依然可以聽到夜晚的蟲鳴

      如果可以寫上一行小字,就說

      我依然在。然后就是河流解凍

      你騎著單車,在岸邊,不停地

      拐彎。那是一個崎嶇的春天

      每一顆石子,都有結實的腰身

      暴雪

      我看著落日,就想起早年的信件——

      在我們反復推演的故事里,預言

      就像一場期盼的暴雪,遲遲未到

      還有那些被風吹走的白床單,都有了

      風霜的氣息。就在落英里,吹起口琴

      跟著星辰在深井里蕩漾,本來就沒有人

      理解我深沉的愛意,種上一棵樹

      如何在年輪里刻下一個名字,又如何

      使它慢慢消失?還不曾遇到刀和斧

      就是在龐大的疆域里,獨自完成了

      一幕獨角戲,期待的結局,僅僅是一場暴雪

      舊信

      文字里嵌入了指紋,就像是命運

      得到了暗示,在這些嚴肅的縫隙里

      他留下了空白,好像松了一口氣

      又似乎是在沉思,有那么一個剎那

      標點越界了,涂掉,又重新寫好

      緊接著又是一番訓導,是關于自己

      和未來的,說得像預言,又像是

      總結歷史發展的軌跡。他看到了重復

      甚至看到了水流的方向,就是在他們

      之間,汩汩流淌,也許還有漂浮的雜草

      和沉積的淤泥,但是洪流遠去

      已經是大勢所趨。他標注了一個

      特殊的年份,希望有人刻舟求劍

      他還畫下一片向日葵,它們正垂下頭

      等待收割,云朵默默變換了形狀

      被選擇的月光

      它們是被選擇的月光

      出現在這詩句中

      是種偶然,它們應該潔凈

      照射在安謐的小徑上

      近旁的花朵就有了柔和之美

      它們是被選擇的月光

      從詩句里跳出,覆蓋在一片荒草之上

      在柔和的坡度里彎折

      像暗淡的斑點

      落在了夜晚的身上

      猜你喜歡
      暴雪星辰月光
      《點·月光》
      月光粉
      月夜星辰
      散亂星辰
      THE LOOMING STORM
      日月光布莊
      月光下最透明的心靈
      離開
      On the Development of Second Language Education Awareness Among ESL Teachers
      “突降暴雪快出動,徹夜清除保暢通”等十二則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