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區域差異與分布動態演進

      2022-05-07 20:24郭炳南姚霞飛唐利
      科學與管理 2022年1期
      關鍵詞:區域差異新型城鎮化

      郭炳南 姚霞飛 唐利

      摘要:文章從人口、經濟、空間、環境及社會五個維度選取21個指標,構建了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評價指標體系,基于2005—2019年中國30個省份的數據測度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運用基尼系數分解法、核密度估計方法以及σ收斂模型分析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區域差異、分布動態和收斂性。研究發現:(1)樣本期間,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提升較快,呈現“東-中-西”依次遞減的階梯式分布格局,新型城鎮化發展的空間集聚效應顯著增強。(2)中國整體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差異縮小,協同性增強,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差異主要來源于區域間差異,東部與西部的區域間差異最大,東部與中部的區域間差異次之,中部與西部的區域間差異最小,且均呈現不斷縮小的態勢。(3)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出現了σ收斂,東部、中部地區均呈顯著單峰分布,并不存在極化現象和σ收斂,而西部地區極化趨勢減弱,呈現σ收斂特征。

      關鍵詞:新型城鎮化;區域差異;分布動態

      0引言

      “十四五”時期是中國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邁向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關鍵階段,在新的發展階段,為應對國內外復雜經濟形勢,中央果斷提出,要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相互促進的“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新型城鎮化作為加快國內大循環的重要抓手,對于國家實施“雙循環”戰略有重要意義。2011年我國城鎮常住居民數量首次超過農村常住居民數量,占比達到51.27%,至2019年全國范圍內城鎮常住人口比率達到60.6%,城鎮化率年均增長速度實現了1%。1979年美國城市地理學家Ray.M.Northam[1]提出“納瑟姆曲線”,預測一個國家的城市化水平的拐點值為30%,當城市化率超過該點時,經濟將進入迅猛增長的高速階段,并在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持續呈現出快速發展的態勢。根據該理論的預測,中國正處于城鎮化高速發展階段,然而高速的城鎮化進程也帶來了一系列的負面影響:農村人口盲目向城鎮涌入,城鎮空間布局缺乏整體規劃而呈現無序狀態,城鎮基礎設施建設的滯后無法滿足人口快速增長的需要,生態環境也遭到了嚴重破壞。2012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首次正式提出,要把生態文明理念和原則融入城鎮化全過程,走集約、智能、綠色、低碳的新型城鎮化道路,將新型城鎮化確立為未來中國經濟發展新的增長動力以及擴大內需的重要手段,摒棄盲目擴張的粗放型傳統城鎮化,更加注重以人的發展為核心,經濟振興為依托,協同空間布局為重點,資源環境友好型為特點,社會全面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新型城鎮化?;诖?,本文通過構建新型城鎮化的評價指標體系測度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的發展水平,運用Dagum分析法及核密度分析法等方法系統地分析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的區域差異、動態演變與收斂特征。

      1文獻綜述

      新型城鎮化是立足于我國國情的新式命題,對新型城鎮化的研究屬于典型的中國式交叉學科,其內涵與外延非常豐富。一方面,城鎮化的表達是由城市化演進而來,在較長的一段時間內不同學者在不同文獻中對“城市化”與“城鎮化”的表述存在分歧,直到十八大報告中提出“新型城鎮化”之后學術界的表述得以趨于統一。另一方面,新型城鎮化涉及多個學科和視角,受到地理學、生態學、經濟學、城市規劃等多個領域學者的廣泛關注,已有研究主要集中于新型城鎮化內涵,新型城鎮化水平測度等方面。

      1.1新型城鎮化內涵研究

      國外對于城鎮化的研究理論主要包括城鎮化發展階段理論、區位理論、人口遷移理論以及城鄉結構理論等。20世紀70年代以后,國外學者開始從外圍視角對中國城鎮化進行觀察和評價[2-4]。作為中國式新型城鎮化的命題,國內學者基于不同的外延對新型城鎮化的內涵進行了不同的理解和界定,王國剛[5]認為新型城鎮化的本質在于資源集約集聚,環境宜居友好,產業結構優化,城鄉統籌發展,人文優勢凸顯為指引的高質量城鎮化。陳明星等[6]認為新型城鎮化主要體現在于人本性、協同性、包容性和可持續性。任碧云等[7]認為新型城鎮化的“新”在于以人為本的高質量包容性發展,涵蓋環境友好、分配公平、資源共享、布局合理、結構優化以及城鄉融合等方面。綜合來看,以上觀點均強調了要從人口、經濟、環境、空間與社會等維度對新型城鎮化的內涵進行分析。

      1.2新型城鎮化的測度研究

      關于新型城鎮化的測度研究成果頗為豐富,主要包括單一指標法和復合指標法。單一指標法是用來評價傳統城鎮化水平的主要手段,即根據居住在城區的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衡量城鎮化,其具有評價指標容易取得、方便比較的優勢,然而該方法受到城鎮人口統計標準變動的影響較大,且測度視角單一,難以全面反映多視角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真正面貌。新型城鎮化的評價不僅需要涵蓋人口數量擴張,還要描述城鎮化質量提升的程度。因此,復合指標評價法多應用于對新型城鎮化水平的評價。熊湘輝等[8]將城鄉一體化、生活質量等納入指標體系,構建新型城鎮化綜合指標體系,研究發現,我國東中西部地區的新型城鎮化水平差異逐步拉大。趙磊等[9]構建了包括社會包容度、城鄉統籌度等指標的評價體系實證分析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地區差異,研究發現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持續上升,且存在區域差異。黃敦平等[10]從人口質量、公共服務質量等方面評價了我國新型城鎮化的質量,研究發現我國新型城鎮化質量總體水平不高,并存在較強的空間異質性。

      綜上,已有研究提供了重要借鑒,但尚有不足:第一,以往文獻中新型城鎮化的指標體系聚焦于人口城鎮化、經濟城鎮化以及空間城鎮化,而忽視了環境城鎮化、社會城鎮化。事實上,環境和社會因素也是新型城鎮化的重要組成。本文基于人口、經濟、空間、環境以及社會五個維度,選取21個細化指標構建了一個系統全面的評價體系,采用熵值法測度了中國30個省份2005—2019年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第二,以往對于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時空分布的研究僅僅局限于二維橫向對比或縱向比較,且無法反映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區域差異及差異來源,本文使用Dagum分析法、三維核密度圖以及σ收斂模型呈現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動態變化、區域差異及收斂性。

      2評價指標體系與分析方法

      2.1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遵循科學性、代表性、可得性以及合理性等原則,從目標值、子系統和指標層三個層面構建我國新型城鎮化水平評價的指標體系,從人口、經濟、空間、環境、社會五個維度構建評價體系的子系統,最終選取21個具體指標來衡量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如表1。本文所用數據均來自于《中國統計年鑒》,研究區間為2005—2019年,不包括西藏和港澳臺地區。

      2.2熵值法

      目前學界常用的復合指標評價包括主觀評價法、客觀評價法以及二者相結合的方法。主觀賦權法是指由相關領域的專家根據自身主觀經驗對權重進行判斷賦值,這類方法受到個人認知局限,主觀性較強??陀^賦權法利用數據本身所含信息經過計算得出一系列權重,熵值法、數據包絡法、主成分分析法等都是客觀賦權的常用手段,客觀賦權法由于具有評價客觀合理的優良特性,在研究中應用更為廣泛。本文根據新型城鎮化的內涵特點選取數據需求大、計算復雜但更為客觀的熵值法作為評價手段對中國30個省份的新型城鎮化水平進行測度。

      熵值法本質上是用信息的隨機性來衡量信息的效用值,通過測算系統內數據的無序度提取不確定因素的信息量,根據不確定因素在評價體系中的貢獻率決定該因素在系統整體中的影響權重,系統的無序度越高,熵值越大,其所蘊含的有效信息量越少,隨之賦予該指標的權重越小;反之熵值越小,反映系統更加有序,攜帶信息量越多,相應賦予的權數也越大。具體計算步驟如下:

      第一步:構建原始矩陣。假設待測度n省份r年份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為s,評價指標體系含m個具體指標,xθij(θ=1,2…,r;i=1,2…n;j=1,2…,m)為θ年度i省的第j個指標值,可以形成評價系統初始矩陣A。

      第二步:指標無量綱化處理。各個指標具有不同的量綱和單位,且本文所選指標中既包含正向指標,也涵蓋負向指標,在計算前需要對數據進行如下無量綱化處理,得到標準化后的新矩陣a′={x′θij}(θ=1,2…,r;i=1,2…,n;j=1,2…,m)。

      2.3Dagum基尼系數分解

      運用Dagum基尼系數分解法測度區域新型城鎮化差異,該方法的優勢在于能夠將區域間的不平衡分解為區域間差異、區域內差異以及超變密度三部分。超變密度是指由于區域間的重疊引起的區域不平衡?;嵯禂刀x為:

      本文把全國劃分為三大綜合區域,k表示區域劃分數,即k=3。n表示全國省份數,n=30。yij(yhr)表示地區j(h)內省份i(r)的新型城鎮化。y-表示全國各省份新型城鎮化的均值。G越大,則表明新型城鎮化越不平衡。

      2.4Kernel核密度估計

      核密度估計作為一種非參數估計方法,可以根據數據本身的特點和性質擬合出連續的密度曲線描述隨機變量的分布。為更好體現全國及三大區域新型城鎮化絕對差異的分布動態及演變規律,本文采用核密度估計方法分析新型城鎮化的分布位置、形態和延展性特征。設定f(x)是新型城鎮化x的密度函數:f帶寬,K為核函數,Xi為獨立同分布的觀測值,x為均值。核函數為加權函數或平滑轉換函數,需滿足條件:

      選擇高斯核函數進行估計分析,除了核函數,帶寬的選擇對擬合結果也有很大影響,帶寬過大會掩蓋數據的基礎結構,過小則導致估計曲線過于陡峭。本文選取使得平均積分誤差函數值(MISE)最小的高斯核自適應帶寬,計算方法為:h≈1.06σ︿n-15。

      2.5σ收斂模型

      σ收斂是指時間序列上各區域的新型城鎮化的離差不斷降低的趨勢,計算公式為:

      3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的測度結果與比較分析

      3.1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整體分布格局

      采用熵值法使用人口、空間、經濟、社會、環境五個維度測算了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為了更直觀地刻畫觀察新型城鎮化的空間分布格局,對測量結果進行可視化處理,運用Arcgis軟件分別繪制了2005、2009、2014、2019年的空間分布地圖(圖1)。

      從整體角度來看,圖1顯示,我國新型城鎮化水平呈階梯型分布結構,即東部的新型城鎮化水平高于中部,同時中部普遍高于西部。具體來看,新型城鎮化高水平發展區域主要集中在京津冀和沿海省份,內陸地區中四川省的新型城鎮化水平處于領先地位,包含青海、甘肅等省份在內的西北地區、東北地區屬于低值簇,是我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較低的區域,從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來看,我國整體空間分布上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變化。在相對穩定的狀態下,隨著不同區域經濟、人口等諸多外部因素影響的差異性傳導,不同省份的新型城鎮化水平也發生了小范圍低程度的變遷。2005—2019年,以青海、甘肅為代表的西北地區較多省份的新型城鎮化水平有所下降,始終處于全國30個省份的末尾位置。與此相反,包括湖南、湖北、江西在內的中部地區各個省份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在逐年提升。

      3.2中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省域分析比較

      2005—2019年中國30個省份的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測度具體結果如表2。從表2的測度結果可以看出,除遼寧、云南、四川和甘肅外,2005—2019年各省份新型城鎮化總體上呈現上升趨勢,但上升速度存在差別。各省份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差異較大,從樣本期內新型城鎮化得分均值來看,新型城鎮化發展水平得分最低的海南與得分最高的廣東相差為4.15倍。

      猜你喜歡
      區域差異新型城鎮化
      中國旅游業碳生產率區域差異及其格局演變:1995—2014
      國資委所屬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區域差異分析
      新型城鎮化背景下大圩古鎮保護性旅游開發研究
      新型城鎮化對區域環境效率的影響
      新型城鎮化背景下四川旅游小鎮發展現狀與動力機制研究
      新型城鎮化背景下湖南職業農民培養的困境及機制研究
      環境經濟手段減排效應的區域差異
      江蘇省內部城鎮化發展動力的區域差異研究
      新型城鎮化與農村人力資本投資結構優化的研究
      城市群功能分工的時序演變與區域差異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