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秦袁:電競是城市消費人群當中的最大合集

      2022-04-28 18:45石翔
      電子競技 2022年2期
      關鍵詞:群體年輕人消費

      石翔

      從2017年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來到中國之后,這中間有四個城市從自己身的角度感知了電競帶來的沖擊力,還有更多的城市管理者因為S7在中國的舉行,也來到這四座主辦地城市,現場感受了電競為城市帶來的魅力。自此之后,中國幾乎所有省份或多或少都展示出了對電競的興趣,開始尋找自己的切入角度。

      電競和中國的城市之間到底是什么樣的關系,我們又該如何思考其中的價值?在電競北京2021創新發展大會的“產業跨界融合的多元探索”的論壇上,中國文化娛樂行業協會電子競技分會副會長、上海黃原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秦袁給出了他的答案。他認為,電競是天生跨界的產業,所以對于城市而言,既可以當它是城市的新名片,也可以尋找產業發展的機會,還能基于傳統的主場邏輯繼續延伸。

      秦袁把電競的影響力描述成“鄰里效應”,這是一種從情緒感染到行為感染的過程,電競依托現在的移動互聯網技術,可以迅速地通過類似于“朋友圈”的傳播方式擴散,從而在城市里成為有足夠廣度的關聯。

      在這個基礎之上,我們有了重新思考電競和城市關系的依據。

      電競有著無與倫比的線上穿透力,可以打通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不同身份、不同種族的青年群體。當這些青年人把內在的情感認同通過鄰里效應投射到城市里,再加上我們日漸豐富的文化娛樂需求,就構成了電競與城市之間的基本盤。

      對于城市而言,電競不意味著競技體育里的那些認同價值,而是意味著在文化消費層面上的價值。那么對于不同的城市,基于不同的人均GDP,文化消費豐富程度和生活習慣,電競通過比賽或者社交網絡的熱度負責關聯一部分年輕人,年輕人們彼此之間再去建立新的現實連接方式,可能是情侶或者同事。再然后,擁有了一定地域屬性的年輕人群體就形成了一個有趣的集合,這個集合就成了城市和電競的契合點。

      每個城市也許都會找到不一樣的集合,所以可能也會有不一樣的解題思路,但是我們找到集合的方式可能是類似的,當我們深入地去研究這個城市青年群體的時候,也一定會有屬于自己的思路出現。

      電競北京2020到電競2021,對于北京這座城市,我們也看到了種種思考,北京這座城市應該如何去激活屬于北京的年輕人。這是城市本身向內的價值探索。北京有大量的高校,這些高校的里青年學者會被歸入電競集合里的人并不在少數,怎么發揮他們的價值是北京不同于中國任何一個城市的地方。同樣,在北京仍然有大量追逐夢想,但也同時需要尋找認同的北漂青年,如何利用電競這個全世界年輕人共通的價值認同體系去挖掘北漂青年們的集合價值也是非常值得關注的部分。

      我們復盤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EDG奪冠之路以及其造成的巨大社會影響力,背后激發這一切的正是青年群體之間彼此的認同感,尤其是城市青年群體面對壓力,面對否定,面對孤獨,敗中求勝的共通價值。

      這是好萊塢電影里的“美國夢”橋段,但確實也是中國一線城市青年的真實寫照,正在生活里遭遇困境的他們就像今年打進世界賽的EDG一樣。面對這種深層的認同時,價值就被充分地釋放了,如果城市恰好可以提供相應的消費場景,相信對于自我價值的付費是要超過任何價值點的。

      當然,除了厚重的情感認同,也有輕松的娛樂消費。人對娛樂的需求是天性,電競如何去印證娛樂天性的釋放,秦袁的判斷是現在的城市青年更習慣小額高頻的消費模式,沖動消費,也比一般人更樂于接受虛擬物品的活動。他把這種消費習慣總結為“企鵝型”,非常貼近騰訊系文化娛樂內容的消費模式。

      這其實又是另外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觀點,當我們提供給當代年輕人標準化的娛樂消費時,一定要考慮的是怎么讓他們從小額高頻的消費中獲得參與感。電子游戲如此,盲盒潮玩如此,那么電競是不是也可以如此呢?這些東西應該出現在城市的什么地方,應該怎么和日常的生活習慣或者消費場景結合?

      最近有看到一個非常好的案例是AG俱樂部和中國電信的合作,當電競的消費邏輯被替換到電話卡里的時候,我們相當于做了一個向下的拆解。這類小的商業場景的打通,對于電競來說,其實是后續非常值得探索的地方。

      北京有這么多的文創產業機構,有這么多的文旅資源,也有深度組成生活方式的選擇,這些東西對電競的融入,在這次的電競北京2021創新發展大會上,我們已經看到了一些雛形,但還遠遠不夠。像秦袁描述的七九城這種扁平的聚集性的消費場景必然是需要的,但更多面向原有城市生活場景的拓展,像中國電信AG卡一樣的東西,是需要城市基礎設施搭建等很多機構共同去參與的。

      屬于北京的電競城市日常消費和城市文化消費場景,兩者都是未來城市和電競青年集合之間建立連接必不可少一環。在這次電競北京2021創新發展大會上,秦袁給了我們鄰里效應的電競價值傳播鏈,基于此我們可以在未來展望更多的電競與城市之間的光明前景。

      猜你喜歡
      群體年輕人消費
      為什么年輕人一團建就想離職?
      新的一年,準備消費!
      當代年輕人有多惜命
      達到群體免疫,沒那么容易
      “小團體主義”帽子不要隨便扣
      當代年輕人的焦慮日常
      調查
      中間群體
      消費降級了嗎?
      年輕人如何理財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