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經濟全球化新形態呼之欲出

      2022-04-28 17:25于溪濱
      環球時報 2022-04-28
      關鍵詞:新形態美式全球化

      于溪濱

      在國內外有關俄烏沖突影?向的熱議中,不少學者認為自痔菌普時期美國加速推動的“去全球化”日益成為多國的政策選項,世界也將因此加快“去全球化”,進而加劇全球碎片化、區域化、意識形態集團化的危機。筆者認為,面對這種貌似符合邏輯的擔憂,我們還需多些追問和理解。

      當今的經濟全球化總體上仍屬于美式全球化,是二戰后全球化發展出的新形態,是美國順應并支持“民族求獨立、國家要發展”的產物。這構成美式全球化基本的“政治正確”,美國也主導著支撐美式全球化的主要機構和議程。這種“政治正確”的影響在蘇聯解體后進一步得到強化。美式全球化呈現出全球美國化的特點,美國籍此確立政治思想的霸主地位。但在“超級帝國”的光環中,美式特權、霸權卻越來越成為全球化的障礙、世界發展的威脅。

      在美式全球化主導3/4世紀的進程中,一些區域性大國、集團發展迅猛,極大改變了世界經濟的版圖。世界經濟“聚點”多元化、發展動力多源化,打破美國對世界經濟的掌控。新興經濟體不但首次可以更多地將經濟發展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政治獨立性也得到提升。

      美式全球化困境的主因源自美國,在于美國內部對美式全球化的認識發生逆轉。伴隨2008年國際貿易達到階段性高點,美國國內對在全球化中獲得感的評價愈發負面,這不僅使美國繼續推動美式全球化的動力不斷下降,而且一定幅度地走向反面,開啟和推動“美國優先”的“去全球化”。美國拖累全球的不作為和精致利己的亂作為,導致美式全球化存在的功能、價值和意義被嚴重銷蝕。另一種“去全球化”隨之出現,即不再由美國主導的新式全球性、區域性國際組織影響日增。

      由上可知,兩類“去全球化”目的截然不同。美國的“去全球化”實則是想利用自身優勢地位在美式全球化中損人利己、獲得超額利益。因此,美國不是在“去全球化”,而是換個方式進一步壓榨全球化。其他國家的“去全球化”,則是減少美國挾持、追求自身發展之舉,體現了對美式全球化的不滿。

      突然升級的俄烏沖突加劇了美式全球化的困境。盡管美國口號喊得山響,但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認識到,美國煽動、制造俄烏沖突的實質是為實現“將全球統一在單一經濟體系下并最終統一在單一政治體系下的宏大自由主義愿景”。因此,新興國家在俄烏沖突問題上不約而同與美國立場保持距離。這種集體公開質疑美國“政治正確”的態度,凸顯美國在美式全球化中的領導力、公信力“余額不足”。

      世界經濟本來就已深受疫情打擊,現在又因俄烏沖突外溢效應面臨更大的復蘇阻力。在此情況下,美國仍在為一己私利慫恿沖突持續。越來越多的人對此感到憂慮不安,其中也伴隨著對美式全球化幻想的破滅。對全球化、更確切地說是美式全球化的悲觀由此不斷出現并且加劇。

      在區分美式全球化和真正的全球化之后,我們可以說,圍繞全球化的悲觀,既反映了美式全球化的困境,又說明以發展為核心的全球互通互利又一次走到了歷史的十字路口。從數百年來世界大歷史、全球工商業大發展的視角看,只要發展還是一國的重任,全球化就會成為其抓手;只要發展還是世界的主題,全球化就不會止步。歷史經驗顯示,每一次的十字路口,都意味著舊時代的沒落和新時代新格局的興起,都意味著全球化找到新方向、新趨勢,獲得新動力。歷史上從西班牙、葡萄牙到英國再到當代的美國,莫不如此。

      全球化的歷史也表明,一國在全球化各個形態中的地位均為適應全球化的時勢所造。全球化中西歐諸國領導地位的沉浮更替,并不是它們主動放棄全球化,而是自身所作所為讓全球化放棄了它們。美式全球化是全球化歷史中的新近篇章,但當下的美國如同它當時的歐洲親戚一樣,沒能擺脫傳統的損人利己,依然執念于地緣霸權。這使它所主導的全球化成為世界發展的障礙,這樣的格局和形態難再持久維系。

      因此,美式全球化困境,只是預示著美國在這種全球化中領導地位的衰落,而并木是什么全球化面臨終結。把美式全球化的困境等同并放大為全球化的危機,雖然充滿對未來的關切,但仍屬于錯會全球化歷史規律、誤解美式全球化與全球化關系的杞人憂天。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無論美國如何,全球化進程一直在發展。隨著新興國家崛起,一系列在實踐中更注重公平、互惠、包容、開放的全球化倡議和組織相繼發展起.來,比如“一帶一路”、金磚機制、“東盟+”等。這既表明全球化具有深厚的國際社會基礎,又引領了全球化新形態的發展方向。

      暴露美式全球化深度危機的俄烏沖突,不僅^堅定了部分國家擺脫對美元單一依賴的決心,而且對全球金融治理提出新要求,加速了全球化新形態的構建。新的國際貨幣結算體系、新的國際支付方式呼之欲出。

      毋庸諱言,蘊含全球化新形態的諸多組織仍處于成長期,與陷入困境的美式全球化機構相比還顯弱小、稚嫩。但它們的存在已經使相關國家直接受益,已經對美式霸權、特權構成牽制,已經因強大吸引力而顯示旺盛的生命力。這反映了全球化新形態、新格局在美式全球化中發展壯大,也意味著美國將逐步回,歸“正常國家”(作者是北京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

      猜你喜歡
      新形態美式全球化
      連續型美式分期付款看跌期權
      美式復古
      新形態高等職業教育建設與發展趨勢
      新形態西裝
      思想政治教育理論研究的新范式與新形態
      基數詞的構成及讀法
      馬云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 協助中小企業全球化
      從全球化、逆全球化到有選擇的全球化
      “一帶一路”是實體經濟的全球化
      花樣美式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