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麻雀

      2022-04-11 17:09何君華
      啄木鳥 2022年4期
      關鍵詞:鄂倫春阿什獵犬

      何君華

      你大概讀過屠格涅夫的一篇散文詩《麻雀》,寫的是一只幼小的麻雀從巢里掉落,砸在獵犬面前,小麻雀的媽媽猛撲下來,擋在小麻雀和獵犬之間的故事。我也讀過這篇僅僅五百字的作品,那是許多年前的事了。不過,那時我以為那不過是作家的浪漫想象和虛構罷了,世界上哪有這樣勇敢的麻雀。但我錯了,就在剛才,我才知道,世界上真有這樣的麻雀。

      我是跟我同學烏熱松的父親阿什庫叔叔一起上山打獵時碰見那只麻雀的。

      其實,跟著阿什庫叔叔一起上山的除了我和烏熱松,還有三頭訓練有素的阿牙嘎呢嘿。阿牙嘎呢嘿是鄂倫春語“好獵犬”的意思。這三頭阿牙嘎呢嘿都是純種的鄂倫春獵犬,也是鄂倫春獵民常養的獵犬犬種。

      鄂倫春獵犬長期生活在大興安嶺的山林之中,四肢強健,天生具有極高的狩獵天賦,是極好的獵犬品種。它們耐力好、奔跑速度快、爆發力強、通曉人性、忠實聽話,不但能為主人充當“眼睛”,而且還有極強的追蹤能力,在圍捕獵物時能發揮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在大興安嶺總是被作為狩獵犬和看護犬使用。我作為一個陌生人“闖入”阿什庫叔叔家時,隔著老遠它們就站起身對我狂吠,一旦明白了主人的示意,便立刻變得溫順起來。

      鄂倫春有句諺語說:“一條阿牙嘎呢嘿,三匹好馬也不換?!倍鮽惔韩C犬要從小訓練,稍大后就帶著出獵,跟著大狗學習追捕野獸。打到獵物后,獵人們總要先丟一塊好肉賞給它。鄂倫春獵犬是獵人最得力的助手,每個獵手都要喂養兩三條獵犬,多的有七八條。成熟獵犬的嗅覺十分靈敏,能嗅到幾里以外野獸的味道,打獵時它能輕松圈住駝鹿、野豬等獸類。

      阿什庫叔叔說,獵犬們和熊、虎、狼等兇猛動物搏斗,那才叫精彩!被打傷的野獸逃遁之后,獵犬會憑借極其靈敏的嗅覺跟蹤追尋,直到成功獵獲才肯罷休。獵犬跑得極快,捕捉狐貍、狍子、獾子、猞猁等小動物是它的強項。阿什庫叔叔強調,阿牙嘎呢嘿尤其護主。當獵人遇到猛獸襲擊而處境危險時,獵犬會不顧一切沖上去營救主人。早年他在大興安嶺密林深處狩獵被黑熊攻擊時,曾不止一次被阿牙嘎呢嘿營救。

      我聽著鄂倫春獵犬的故事,不禁為眼前這三頭阿牙嘎呢嘿豎起大拇指,真沒想到它們竟然如此勇敢!阿什庫叔叔說,它們仨跟著他有些年頭了,但耐力依然如初,仍舊稱得上是大興安嶺最出色的獵犬。從阿什庫叔叔那充滿愛意的撫摸中,我們不難看出他作為一名出色的鄂倫春獵手對忠誠伙伴的深厚感情。

      事有不巧的是,這次阿什庫叔叔帶著我們在大興安嶺的群山密林之間沖來沖去,跑了整整一天,卻一個野生動物的影子都沒見著,實在有些掃興。作為大興安嶺最受人尊敬的莫日根(鄂倫春語,意為好獵手),阿什庫叔叔這回著實有點兒“丟了手藝”。

      當然,話說回來,我們也不可能真正打著什么獵物,因為打獵已經被禁止了?!兑吧鷦游锉Wo法》頒布后,任何野生動物都不能被隨意獵殺,獵槍也成了違禁品,鄂倫春獵民們所有的獵槍也都已經上繳。這一次,我不過是跟著阿什庫叔叔一道體驗上山打獵這個鄂倫春民俗文化項目而已。說白了,我們就是在“體驗打獵”,就連阿什庫叔叔手上的那支獵槍也是仿制品呢。

      天漸漸黑下來,還是沒有任何野生動物出現的跡象,阿什庫叔叔決定領我們下山。我們就是在這時碰見那只麻雀的。就在我們拖著疲倦的身體往回走時,三頭阿牙嘎呢嘿忽然不約而同地狂叫起來。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獵手,阿什庫叔叔很快就明白了獵犬們的意思——有獵物!

      原來是一只幼小的麻雀從巢穴里掉到了地上。三頭餓極的阿牙嘎呢嘿立即撲了過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只麻雀直直地落在了三頭獵犬跟前。注意,我用的是“直直地”這個詞。沒錯,那只麻雀真的是直直地落在了三頭鄂倫春獵犬面前,那迅捷的速度簡直讓人疑心它不是用翅膀飛下來,而是不慎從巢穴里掉下來的。

      三頭健壯的、已經餓極了的鄂倫春獵犬顯然被這不曾預料的場景驚住了,但很快,它們便感到了冒犯,狂吠著向那只麻雀撲了過去。

      如果不是阿什庫叔叔及時阻止,那只麻雀媽媽此時已經成了三頭鄂倫春獵犬的腹中餐。它們終究還是忠誠的阿牙嘎呢嘿啊,它們無條件地服從了主人的命令。設若換成無人調教的流浪狗或其他什么品種的狗,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就是在這一瞬間,我猛然想起了屠格涅夫的《麻雀》,確實,屠格涅夫沒有騙我。

      中國和俄羅斯只隔著一條窄窄的國境線。在國境線北側,一只麻雀曾毫不猶疑地擋在一頭俄羅斯獵犬跟前保護它的孩子;在國境線南側,也有一只麻雀毫不猶疑地飛下來,堅定地擋在小麻雀和三頭鄂倫春獵犬之間。它們可能是不同種類的麻雀,據說這世界上大約有二十七個種類的麻雀,但它們都同樣勇敢,面對比自己高大百倍的敵人,它們仍能像磐石一樣矗立,因為它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母親。

      我被深深地震撼了。

      責任編輯/謝昕丹

      插圖/馮功樂

      猜你喜歡
      鄂倫春阿什獵犬
      最后的奔跑
      小寵物,大當家
      第五屆鄂倫春冰雪“伊薩仁”開幕
      我的橡皮會說話
      行走在水面的狗
      美女心理戰制服了強奸犯
      鄂倫春的明月
      凝望鄂倫春
      美女激活色魔人性
      飛向梯弗利斯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