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

      考古學有什么用?

      2022-04-11 07:48陳勝前
      讀書 2022年4期
      關鍵詞:遺存考古學考古

      陳勝前

      二0二一年中國考古學迎來大發展,從中央到地方,研究、教育與管理機構都有重大的舉措。然而,許多人可能都有一個疑問,考古學有什么用?三十多年前我學習考古學時就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是中外考古教科書對此似乎都諱莫如深,很少有專門的論述。我們接受的教育更多是“為科學而科學”“為學術而學術”。不要去問作用,似乎一問就庸俗了!可我還是想問,學生們也忍不住問,社會大眾問的就更多了。就此我曾經有過一些思考,而今又有了新的認識。我注意到,不同時期考古學的作用并不相同,考古學的作用實際上決定了它的發展方向,是不能不重視的,當下中國考古學需要考慮不同的“用處”問題。

      一百年前,瑞典地質學家兼考古學家安特生發掘了河南澠池仰韶村新石器時代遺址,也就是在這前后,北京周口店遺址的野外工作開始,法國傳教士兼考古學家桑志華與德日進發掘了甘肅慶陽的水洞溝與內蒙古烏審旗的薩拉烏蘇遺址。因為這幾件幾乎同時發生又十分重要的田野考古工作,中國考古學界通常把一九二一年視為中國現代考古學的開端。實際上,單就重要考古發現而論,二十世紀三大文獻發現,安陽甲骨、敦煌古卷、流沙墜簡,都始于一九00年前后,只是此時還沒有正式的田野考古發掘。若以中國人自己主持考古發掘為標志,則要從一九二六年李濟發掘山西夏縣西陰村遺址算起。由此我們可以看出,中國現代考古學的出現是以田野考古的開端為標志的?,F代考古學又稱“科學考古學”,其內核是科學,即以客觀的態度發現并分析古代遺留下來的實物遺存,同時運用合乎邏輯的方法,揭示真實的人類過去。由此,考古學形成了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前現代的(或稱考古學的前身)與現代的。

      考古學前身的作用

      中國考古學的前身是金石學(西方是古物學),金石學興起于北宋時期。金石學家呂大臨在《考古圖》的開篇就講到了金石學的宗旨:“觀其器,誦其言,形容仿佛,以追三代之遺風,如見其人?!背R姷慕庾x是,北宋的金石家們希望從三代的器物中尋找完美的政治理想。這種解讀稍嫌狹窄,金石家尋找的是一種意識形態,或者說理想社會的思想基石。換個更簡潔的表達,就是“道”,實現理想社會的道。金石學的出現改變了從前的格局,此前都講“文以載道”,道只可能存在于語言文字之中,而金石學暗含的主張是“器以載道”(或稱物以載道),道在器物之中?;蚴钦f,在器物遺存之中,更可能發現真實的“道”。理由很簡單,因為器物是古人生活真實的遺留,相反,文字經過歷朝歷代的傳抄解讀,錯訛不斷增加,反而可能失去了古人原初的意旨。

      器以載道是金石學暗含的前提,其實也是考古學預設的前提,其間的區別在于對“道”的理解不同,以及解讀方式存在差別?!暗馈笔且欢v史時期社會生活的產物,是社會思想觀念高度凝練的表達。金石學之前的古人也曾注意到古物,他們將之視為神物或圣物,總之古物上有某種“神性”。我們不妨把神性理解為“道”的前身或象征,代表某種絕對的合理性。為什么人類社會會有這樣的東西呢?因為它們是社會思想(意識形態)根基,是社會整合的基礎,構成人們認識與信仰的“道”,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社會的成敗。古人無法解釋其中的復雜性,于是用神性來統率?!皣笫?,在祀與戎”,祭祀是首要的大事,它在反復確認社會組織的觀念基礎。所有這些觀念是通過物質呈現的,并且與物質相交融,因此,對考古學來說,器以載道應該是合理的前提。

      現代考古學的作用

      十七、十八世紀時,科學古物學在歐洲興起,科學日益成為人們認識過去的方式,到十九世紀中期,現代考古學形成?,F代考古學有三個源頭:以探索人類起源與演化的舊石器- 古人類考古(十九世紀中期形成)、以重建民族史為中心的新石器- 原史考古(十九世紀早期形成)以及古典- 歷史考古(十八世紀晚期形成)?,F代考古學的形成是一個“除魅”的過程。非常有趣的是,現代考古學在除魅的同時,實際上也在根據時代精神“制魅”

      一個最顯著的例子發生在舊石器- 古人類考古領域,涉及人的古老性的問題。按照《圣經》的教義,人是上帝創造的。紅衣主教烏舍爾經過精心考證,甚至把上帝創造人的時間精確到公元前四00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世間的一切都是上帝的奇跡,人的努力是為了自我的救贖。以宗教為中心的意識形態是組織社會至高的“道”,人深深地陷入宗教編織的種種束縛之中??脊虐l現遠古的石器遺存,同時伴生有人類和滅絕動物的化石,引入地質學原理的考古學逐漸厘清地層的形成過程與年代,把人類起源的年代大大提前。與此同時,受到進化論的影響,考古學逐步明確人類演化的階段,以實證的方式支持人是演化而來,而非上帝創造。宗教創世論崩潰,隨之崩潰的是整個意識形態體系,社會組織之“道”由此可以變革?;蛘哒f,這樣的變化是相互推動的循環,理性精神在除魅過程中產生,考古學的發展正是其中重要的助力。然而,我們知道人并不是完全理性、客觀的,人所生活的世界也不是。但是,這正是近代資本主義發展所需要的,“理性的經濟人”成為經濟學的前提。

      新石器- 原史考古是重建史前史的主要力量,它也是近代歐洲民族國家的重要推手。十九世紀初,當拿破侖侵入哥本哈根的時候,一方面打破了封建約束,另一方面激發了丹麥的民族主義。這種思想所依賴的不僅僅是具有共性的現實生活,更在于具有共性的歷史遺存。民族作為“想象的共同體”不再只是一種想象,而是能夠立足于具體物質材料之上的證明??脊艑W由此參與到近代民族國家的建構之中,它提供了民族國家存在的文化心理基礎:我們之所以是一個民族,是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祖先。當然,正因為其中存在建構的性質,也成為考古學容易被濫用的部分,納粹主義、帝國主義利用這一點為其擴張服務,種族主義由此將種族優越論合法化。這也讓我們今天保持警醒:所謂現代考古學中仍然殘留有歷史的沉渣,今天當我們面對當代世界的時候,仍舊可以看到帝國主義、種族主義的陰影,它們常常假借著科學的旗號。

      制魅的過程并不只有這些,古典- 歷史考古也有貢獻。古典- 歷史考古源自藝術史研究,主要研究古希臘- 羅馬的藝術遺存。十八世紀開始,英國的有錢人經常會送青年子弟到歐洲大陸做一次旅行,他們帶著仆人,先到達巴黎,然后翻越阿爾卑斯山到意大利,遍訪佛羅倫薩、羅馬等文化名城,史稱“大旅行”,看過電影《看得見風景的房間》的人對此會有一些具體的印象。他們為什么要做這樣一次旅行呢?開闊視野、經受鍛煉、增加知識,這都是普遍的解釋。其中的關鍵之處,很少有人提及,“大旅行”實際是西方文化之旅,是西方人成其為文化意義上西方人的訓練。如果西方人失去了文化認同,西方人也將不成其為西方人。西方人之所以成為西方人不是因為他們生來就是西方人,而是一種文化的熏染與訓練,除了日常生活之外,還包括“大旅行”這種精致文化生活的訓練?!按舐眯小痹谂囵B西方文化的精英,他們獲取西方文化的地方就是古代物質遺存?!捌饕暂d道”在這個意義上說,“道”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可以通過物的鑒賞學習的審美標準,是一個社會廣泛分享的思想觀念。

      回顧一下現代考古學的誕生,不難發現它的形成與近代歐洲社會的發展密切相關,同時也會發現其中考古學三個分支所發揮的現實作用。它們都指向社會構建的意識形態或精神基礎,指向新的社會組織形式(民族國家);按考古史家特里格的說法,還要指向新的階級(中產階級)。簡言之,現代考古學是時代的產物,也是現代社會的參與者,它的作用體現在現代社會的構建上。某種意義上,我們甚至可以說,沒有現代考古學,就沒有近代歐洲社會(這里現代與近代指向同一個英文單詞modern)。

      具體地說,現代考古學與許多其他學科一起貢獻了近代西方資本主義社會形成的意識形態根基。與現代考古學伴生的有一系列重要的關聯因素:西方文化、資本主義、民族國家等,它們構成現代考古學的人文背景,并且嵌入其中。對此我們需要特別加以關注,因為當現代考古學傳入到諸如中國這樣的后發國家的時候,這些因素的異質性就會突顯出來,由此產生一系列問題。一方面它們在強勢權力的推動下,可能表現為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種族主義、西方文化中心論等;另一方面,當我們在學習現代考古學時,如果排除這些帶有人文背景的因素,就會讓現代考古學成為一種純粹客位的研究,喪失了考古學的人文性。接受前者,意味著文化上的自我殖民,而采用后者,又意味著喪失人文底蘊,于是陷入兩難的境地。

      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過程考古學(processual archaeology)開始流行,它代表極端現代性取向的考古學。過程考古學非常強調跨文化的比較,尋求建立文化適應變遷的統一機制與規律。按照其主要開創者路易斯·賓福德的看法,考古學應該發展成為一門如同地質學一樣的科學。有意思的是,過程考古學的中心是美國,主要流行的區域是盎格魯- 撒克遜文化圈,其他西方國家都只是借鑒了部分內容,而沒有流行。如果按照過程考古學的主張(更科學、更人類學),那么它的流行區域應該更廣才對。實際情況并非如此,考古學界對此罕有解釋。過程考古學的主張其實暗合美國擴張主義的理念,美國考古學要建立以它為中心的世界考古。人類學是關于“他者”的研究,與科學的“客觀”是一致的,都要站在對象之外開展研究。過程考古學試圖構建起一個客觀的體系,把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安放在里面,這個“自然的秩序”具有天然的合理性,這個秩序的構建者與維護者都是美國。某種意義上說,它正在把社會現實自然化與合理化。與之相應的是,美國考古學在全世界進行野外工作,八十年代還曾計劃到中國來,被夏鼐先生拒絕?;厥资攀兰o末二十世紀初,中國人都非常清楚什么叫作外國人在中國考古??脊艑W并不是像美國考古學所倡導的那樣,只是一門科學或學科。

      后現代時期考古學的人文轉向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開始, 在后現代思潮的推動下, 西方考古學在歐洲出現了“ 人文轉向”, 后過程考古學(post-processualarchaeology)登上學術舞臺,考古學似乎進入了第三個階段:后現代時期。如果從范式的角度來看,后過程考古學具有一套不同的本體論、認識論與價值論,它不認為物質遺存材料是客觀的,將之視為在歷史情境中早已為文化意義滲透的東西。就比如松竹梅,經過中國文化的長期熏陶,象征堅強的品質,有了特殊的文化意義。它們已經不是簡單的客觀之物,會影響到與之一起生活的人們。由此考古學的目的不在于解釋機制,而是要理解情境關聯,其價值在于意義的闡釋。就好比我們讀《論語》一樣,了解原義固然必要,關鍵是要理解其中包含的思想文化,更在于結合現實生活領悟它們在當下的意義。正如伽達默爾所言,歷史研究的真正興趣與最高任務不能只停留于恢復過去的原貌,而在于理解歷史事件的意義。在這里,理解就需要闡釋,“闡釋”(interpret)不同于“解釋”(explain) 的地方在于,闡釋需要主體積極的參與,而解釋正好要避免這一點。主體生活在現在,通過闡釋,屬于過去的物質對象與社會現實就聯系起來了。離開了當下的參照系,就談不上對文化傳統的闡釋。也正因為如此,考古學可以直接貢獻于當代的社會建設。

      人文轉向后的考古學把物質遺存不再簡單視為人類行為的遺留,而是認為在歷史進程中物質已經為文化意義所滲透,人與物已經交融在一起,并不是客觀之物。換句話說,物質是文化的載體,文化就是物質本身。這里所謂的文化不只是人應對各種挑戰的手段,而是一個群體(如族群)觀照世界的方式。它也可以作為人群的標識,更進一步說,它就是人存在于世的形式,物質遺存承載了一個群體存在于人類社會之中的基本屬性,讓他們與別的群體區別開來,讓他們感受到觀照世界的意義。風水輪流轉,考古學似乎又回到了從前,這一觀念與金石學驚人地相似。物質遺存承載了文化,包括文化的精髓—“道”。于是,隨著考古學看待物質遺存方式的改變,考古學的作用也必然改變。

      當下中國考古學之用

      回到當下中國的具體情境中來,考古學又有什么用呢?平時我們去博物館或是考古遺址公園參觀,隔著玻璃櫥窗看到一些展品,或是隔著圍欄看到一些遺跡,或是驚嘆,或是無感,或是失望,如此而已??脊艑W的作用似乎止于提供人們茶余飯后閑談的資料、休閑旅游的目的地。我們也能清楚地看到地方政府之所以重視它,其中的原因,最明顯的莫過于經濟價值,它不僅是旅游這種無煙工業的重要產品,而且還有免費的、持久的廣告效應。就像兵馬俑之于臨潼、三星堆之于廣漢,看著文字都能想象到滾滾而來的財源。一個地方博物館就是一個地方的客廳,是展示一個城市形象的地方。因此,稍有規模的城市無不是延請高明的設計師,打造出具有地標意義的博物館。博物館建設也是建筑設計師們的最愛,這意味著他們可以大展才華、名垂青史。在正式的文字中,考古學的作用叫作“滿足人民不斷增長的文化需要”。人民為什么需要這樣的東西呢?僅僅因為他們想獵奇與休閑嗎?

      人民需要的是文化!而承載文化的正是物質遺存,它是古人生活的直接遺留,比反復傳抄的文本更直接、更具體??茖W考古學有非常強的現代性,它不認為物質遺存在提供歷史信息之外另有價值。在現代語境中,科學等同于正確,不科學就是不正確。金石學不科學,所以應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殊不知金石學并非沒有合理的地方,它的認識論比較落后,但是其本體論還是有意義的,物質遺存中融入了古人的文化。當代考古學出現人文回歸,這是對科學考古學的糾正,物質遺存的研究本來需要科學與人文兩個角度?,F代性中暗含著非常強的“烏托邦主義”,以為憑借科學,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把人文視為有待改造的荒地,而不是同等的幫手。歷史已證明并沒有這樣絕對的東西,它的流行極大地削弱了考古學的價值??脊艑W不是僅僅為重建過去、證明某些歷史規律提供材料,而要傳承與弘揚文化。

      如果從“器以載道”的觀念再來看考古學,尤其與當下中國的發展結合起來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考古學的作用會有巨大的改變。這里我們不妨以中華文明探源研究為例來說明。中華文明探源是當前中國考古學的熱點,是熱點中的熱點,也許首先要問,究竟什么是中華文明?對于許多研究者來說,所謂中華文明探源,就是要研究國家的起源,去尋找國家的三要素:城市、金屬冶煉、文字。這個以西亞為中心提煉出來的文明的標準很長時間成為中國研究者的圭臬,直到大家逐漸認識到諸如新大陸的文明并沒有文字與金屬冶煉,如印加文明,這并不影響印加帝國曾經擁有一千二百萬人口,以及南北超過五千公里的疆域。當文明的標準不那么絕對之后,大家似乎對什么是文明陷入了混亂。其實,我們的研究一直忽視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維度,就是文化!這正是考古學可以貢獻于當代中國社會的地方。

      所謂中華文明探源,除了探究國家或是社會復雜性的起源之外,更重要的是探尋中華文化的形成。這里“文明”有另外一層含義,即一種以意識形態(通常是宗教或核心思想)為中心形成的文化體系。就中華文明而言,其中有我們熟知的儒家思想、道家思想,還有諸子百家的其他思想,這些思想在后來的歷史進程中不斷發展,而它們的源頭一直可以追溯到史前時代,比如中華文明之于天道、禮樂的強調,在新石器時代遺存中就能夠找到蹤跡。這個意義的中華文明,它決定所有中國人如何看世界,包含著所有中國人存在于世的意義根基,確定何為善,何為美。中華文化的根本精神不是口口相傳的說教,而是實實在在的生活。這些生活的遺留就是考古學研究的物質遺存??脊艑W從這個意義上開展中華文明探源,就把歷史與現實貫通起來,讓考古學可以服務于當代中國的文化建設。

      大眾對于考古學家的印象總是與挖墓、探險聯系在一起,考古總是意味著發現神秘的過去(如三星堆)。其實考古學的關注點跟其他人文社會科學是一致的,橫渠四句能夠非常好地概括這個共同點: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天地萬物的“心”就是文化意義,民眾的人生意義來源于文化,文化的傳承離不開承載之物,考古學是文化的傳承者。中華文明之所以能夠生生不息,正因為文化持續不斷的傳承。器以載道!考古學扎根深遠,意蘊綿長,這已經不是“作用”所能包含的了。

      猜你喜歡
      遺存考古學考古
      “考古”百議
      “考古”百議
      “考古”測一測
      周末加油站(Ⅵ)
      事實上考古不是挖恐龍
      從“遺存”到“手藝”
      小議考古學和“中國”的結合
      考古學家
      熊岳鎮溫泉村漢代遺存簡述
      從臘爾山臺地儺況看湘西儺的遺存特點與保護
      两个人日本高清,夜色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高清
        <noframes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 id="fpxfr"></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fpxfr"></address>

          <address id="fpxfr"><th id="fpxfr"><progress id="fpxfr"></progress></th></address>